Bust Shot

Bust Shot

Thursday, December 20, 2007

宣教再出發


宣教再出發
羅錫為牧師

「大使命中心」於2007年11月在香港舉行宣教研討會。

大使命中心副會長陳惠文博士掛個長途電話給我,請我為研討會主題給些意見,迎合香港教會的興趣和需要。

我建議「宣教再出發」這個主題。有感而發。

這個「再」次,不單是用於華人教會,也用於普世教會。重點不在差傳史上「出發」過多少次。重點在,面對今天普世差傳的形勢,華人教會踏上宣教路的時候,要清楚神要差我們到那裏去。

從前,很喜歡用「再思」這個詞兒,思想來反省去,不得要領,時光卻虛度了。「再思」下去,會愈來愈自我中心,一步也踏不出去。

而所謂「再出發」,是要承接西方教會差傳的經驗和成果,繼續向前走幾十年。甚至當國家內憂外患的時期,華人宣教士已經在路上走了。今天常常提起的「傳回耶路撒冷運動」,是上個世紀前,是聖靈藉那些「無名的傳道者」所發起的,並沒有外國差會支持。除了邊雲波之外,我們記不起他們的名字。當年政局容許的話,已經「回」到耶路撒冷了。今天的「傳回耶路撒冷運動」其實是一次再出發。

事實上,華人教會已經出發了。鄭果牧師配稱為當代華人教會差傳之父,他當年在菲律賓惠靈堂所發動的差傳運動。他寫的書,差派宣教士等工作,像一顆小石投在平靜無事的華人教會中,激蕩了一波一波向著普世出發的普世差傳事工。

多講無謂,今天香港教會一片昇平熱鬧,可聽到差傳的號角吹起?

Wednesday, December 19, 2007

怎樣預備過聖誕節?


怎樣預備過

羅錫為牧師

商場比教會更早預備迎接聖誕節來臨。對很多做生意的人來說,一年的生意額要看聖誕了。

商場提早在十一月中已換上聖誕的裝飾,播出聖誕詩。商機催促著聖誕的氣氛,教會似乎反應較慢。我們浸信會一般較不重視教會年曆。或者應該這樣說,在教會年節期日,只著重受苦節、復活節和聖誕節。其他的節期,如預苦期(或稱大齋節)、聖靈降臨節,升天節,將臨節等都很少提及。

君不見有些教會機構出版的月曆,有母親節、父親節、春節、清明節、中秋節、重陽節,和國慶,甚至情人節也有。惟獨找不到「將臨節」和其他重要的教會節日。將臨節是教會「新年」,怎可以忽略?

師母和大女兒在旺角一間小商店買到一個「將臨節月曆」,掛在牆上。這樣啟動了我們一家人對聖誕來臨的期待。「將臨節」是什麼?那是聖誕之前四個主日,通常在十二月第一個主日。那一天,教會慶祝新年,正如中國人慶祝農曆年初一。那是教會的年曆,一個循環的開始。

我們教會十二月份的主餐詩選了《以馬內利來臨歌》,那是一首應節的聖詩。領主餐唱這首詩,很有意思。因為我們領主餐是等待主的再臨,在天國裏參加羔羊婚筵,和主「喝新的」。將臨節的重要,不單是「提早」記念基督救主降生。基督降生固然是大日子,但一樣重要的是祂要再來。在將臨期間,我們要預備自己,迎見再來的主。主耶穌踏上十字架的苦路而進入榮耀,升天坐在寶座上。祂將要以君主的身份再臨,審判世界。走天路的教會,要慎防世俗乘機宣傳的、充滿物慾,貪婪的聖誕氣氛所蒙敝。以布包裹,以馬槽為床,睡在貧寒簡陋的馬棚裏的嬰孩耶穌才是我們的主。

另一方面。以聖誕為主題的歌曲,調子有時太sentimental 了,叫我們回望過去,眷戀那些溫馨的場合。我愛聽這種情調的聖誕樂曲,但是,如果沒有將臨期指出祂是再來之主,榮耀之君,就不能解釋博士獻禮的末世性意義。將臨節是一個向前看,向著未來和永恒的日子,這也是令我們有所「期待」的原因。願我們都趕快調校心靈,進入將臨期的狀態之中。

Monday, December 17, 2007

我的心为何事烦躁?




何事「烦躁」?

罗钖为牧师





「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我还要称赞他。他是我脸上的光荣(原文是帮助),是我的神。」诗篇42:11

放了一个礼拜大假。放假比平时更忙,睡得更少。

我的经验是,放大假如不出门旅行,会比不放假更忙。

道照讲,有事一定要你,电话要听,有问题要解决……

而且,多了些外面的事情。平时可以说要「上班」,走不开而推辞。放假没借口。而那些都是重要的事,甚至是大事,或者是老朋友找你去帮忙。

天气转变,原本早上有几声咳嗽,上个礼拜严重了,声音也沙哑了。不是伤风感冒,但愈来愈不适。礼拜六青崇讲道前看中医,说是「肺躁」,喝了一剂苦茶。上台讲道时,仍未完全进入状态,但已经好了很多。

「肺躁」,我不是第一次。中医师一说,我就明白了。早在葛福临布道会前两个礼拜,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找上我门来,我里面开始「躁」了。

因为我很快就发现,那是我从未遇见过那么错综复杂的问题。我没有能力应付,虽然我被人认为是那方面的「专家」。我手头掌握了很多数据,比较有经验和能力去处理这些问题。

可是,我心里明白,非我能力所及。那不是可以用「学术研究」的方法去判定是非。如果可以,早就了结。

那些是是非非,对教会,对福音事工和一些弟兄姊妹会造成很大伤害。有甚么对策可以减低伤害呢?都没用。连传媒也把那些教内的传言报导了,把问题弄得更混乱。

我害了「肺躁」。

我心为何烦躁?

我需要一服清心润肺的解药,那是安静在神的临在中,得到属灵的洞悉力。

Friday, December 14, 2007

不要計較
























不要計較
羅錫為牧師

抱怨和不快樂的生活,源於與別人比較。

我們總是看見別人擁有的,而自己沒有的。比來比去,生出許多不平和痛苦。有一篇文章,寫人們喜歡怎樣比較︰

1歲到4歲,比可愛;
5歲到7歲,比聰明(幼稚園)。
8歲到12歲,比成績(小學);
12歲到15歲,比誰敢(大膽)(初中)。
16歲到18歲,比相貌(高中);
19歲到22歲,比男女朋友(大學)。
23歲到26歲,比學歷(工作)。
27歲到28歲,比公司(立業);
33歲到35歲,比孩子、比車子;
36歲到40歲,比房子、比妻子。
41歲到50歲,比事業;
51歲到55歲,比鈔票。
56歲到60歲,比媳婦;
61歲到65歲,比聲望。
66歲到70歲,比健康;
75歲以後,比誰老。

廣東俗語說得好︰「人比人比死人」。和比自己條件差的人比較,會自覺優越。別人的情況比自己好,又會覺自卑。而自卑比懮越的可能性來得大,因為世界上總是有人比你更好、更強、更有名。老是比較,注定活得不快樂。

保羅說,他隨時隨在,學會「知足」。知足是為自己所擁有的感謝上帝,因為都是上帝所賜的。有些東西,別人有,我沒有。身處的環境,比別人差,但都不強求,不計較,不去問上帝為什麼我沒有這些東西?為什麼這般際遇會臨到我。只求上帝給夠用的恩典,每天的供應,好去過日子。其實上帝已經將最寶貴的東西給了我們,就是主耶穌。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見不得人好,自己不好。

最好不要比較,也不計較,生活會好過一些,這是我幾十年歲月累積的心得。

Wednesday, December 12, 2007

開開心心活下去

开幵心心活下去



罗钖为牧师


当牧师那么多年,丧礼参加很多。曾为过胎死腹中的婴儿,以至百龄人瑞主持丧礼。有些丧礼是自己的亲人、朋友和他们的家人。在第一城浸信会参加的丧礼特别多,有些是要当主礼的,有些不用负责,有空也会参加,慰问喪家。教会的人虽然愈来愈多,但仍保持著家一样的亲切。


丧礼参加得多会麻木吗?我不会。我把每次安息礼拜,都看作是死亡一次「近距离的接触」。人生、人死带给我心灵的震撼,每一篇安息礼拜的劝慰都是从心里涌现的信息。我聴过一位老牧师在一个公开的讲座说,两篇讲章就足以应付所有丧礼了。我不能够,我愿意为每一位离世的人写一篇。有些讲章写得好一点,因为感触大一点。无论如何,都会有感触。尤其是躺在棺木里的是年轻的人,而且是也曾相识的朋友,甚至是自己的亲人。


如果他们是高寿而终,自己比较容易受安慰,和能安慰人。香港人的寿命愈来愈长,平均活到七、八十岁。最近一、两年,频频参加和我同辈,甚至年轻一辈的亲友的丧礼。有师母的大学同学、有我替他证婚的,有在突破杂志编辑组一起当义工,和突破机构旧日同工。有些是与癌病作战了一段日子,有的是心脏病突发,去得突然,并无迹象,遗言也不及留下。


不能说他们「英年早逝」,他们己经做过很多事。很多人退休之后,才是人生真正的开始—做些自己喜欢做的事。但是,他们有些或者比我年纪稍长几年,有些年轻得多,都先我而去了。


于是,我开始想到,生命的长短既不可以预测,死亡随时来临,并不会预早宣告,那么,余下尚有多少光阴,就应该把握每一天,去做些要紧的事,和心里愿意做的事。


把握今天,是很多人都能说的话。不过,若真正要把「今天」握住,就必须「心里有数」,要让自己一生过得无悔、无憾,而且快乐。上个礼拜六,参加文保罗的安息礼拜,他是沙田宣道会任敏儿牧师的夫君,他们都是突破旧友。在灵堂上挂了一幅祭幛,「开开心心活下去,快快乐乐回天家」。书法仓劲,想是他妹夫关湛机手笔。

能自己开心快乐不容易,让身边的人也开心快乐更不简单。把握今天不一定要做伟大的事,能教自己开心,别人快乐,就是要旨。

Tuesday, December 11, 2007

改變你自己


改變你自己

羅錫為牧師


繼續談談QBQ。

我們都聽過著名的Serenity Prayer,是說面對環境之道。禱文說:

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th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the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這只是禱文的上半部。中譯如下︰

「上帝求你使我能沈著,能接受我不能改變的事,去改變我能改變的事,和有智慧去分辨何者能改變,何者不能改變。」

「沈著禱文」是尼布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寫的,面對的是惡劣環境。QBQ針對公司、機構和個人成長來說,要人面對自己。這篇求沈著的禱文可以改寫如下︰

「上帝求你使我能沈著,能接受我不能改變的人,去改變我能改變的人,和有智慧去分辨,那個我能改變的人,就是自己。」

要改變環境,先改變自己。說是輕鬆,做起來不容易,真的要求上帝賜力量。

  John G. Miller 舉了個例。有一次他講完一場講座,題目是︰「我只能改變自己。」散場後,有一位做中層管理的人上前,做上司的,遇到一個新來的下屬,和他共事很有困難,很難駕馭。後來他調職,才鬆了一口氣。幾年後。她升調到另一部門,剛巧又踫著那位難以應付的舊同事,仍歸她指揮。她發現這次相處容易得多了,大家可以溝通、合作做計劃。於是問自己,他幾時改變了?後來發現,對方沒改變過,只是自己改變了。John G. Miller 問她,改變了什麼?她說,我不再想改變他了。

人人都想改變別人,不會覺得自己需要改變,那是大忌。要改變自己,並且凡事不要把責任推到別人頭上。無論在職場上,在家裏,在教會裏都要有這個打算。

改變自己不是放棄立場和原則,而是自我成長和更新的門檻,若不跨越它,我們永不能進步。

Monday, December 10, 2007

QBQ

QBQ!

羅錫為牧師


問題在那裏?

在人生裏,或工作間,總是有很不事情看不對眼,也不滿意。常會抱怨,為什麼會如此?我們都想找出問題。

正本清源,一定要追到QBQ那裏。

QBQ是什麼?The Question Behind the Question。是一本書的書名。師母把這本書拿回家,我一看見就搶了過來,很快就讀了一遍。她的「老闆」給機構裏高級的職員每人送一本QBQ,我看過了,也認為是本好書,勝在簡精,「句句到肉」。

原來QBQ這三個英文字母,已給John G. Miller 登記作了公司招牌,成為「商標」,專門教人把QBQ找出來。他那本書很薄,也很貴,卻是十分暢銷。其實QBQ不是John G. Miller或某人專利,人人都應該追究「問題背後的問題」,那都是一些做人做事最基本的道理。

可是,就是如此荒謬,那些最簡單的問題,卻不是人人懂得去問,外國很多公司、機構要重金禮聘專家如John Miller去替他們找問題,問題一說出來,原來如此,就那那麼簡單。

「問題背後的問題」只有一個,就是你自己,你要為自己的人生和工作負責—personal accountability。你自己就是問題的一部份,若解決這個問題,你就成為解決問題的一部份。

我很同意John Miller 的意見,解決問題要反求諸己。聖經不就早己把QBQ如此說明了嗎?如果從開始,亞當不以為都是夏娃惹的禍,人類的問題或許不會愈弄愈糟。

Friday, December 07, 2007

翻身有法



翻身?有辦法﹗

羅錫為牧師2007-12-07



在昨晚啟發課程介紹會上,Oasis 航空公司總裁Steve Miller 分享他如何「洗底」和「翻身」的信仰歷程。

他的父母都是虔誠愛主的基督徒,但他不信主。來了香港二十多年,在幾間航空公司擔任過很高職位,有過成功的日子。可是,他離開了父母所信的神。

他從前認為基督徒都是弱者、怪人。他替公司招聘人材時,求職者自報家門是基督徒的話,就算資格,經驗和才幹都最好,他也不要請。害怕請了個「宗教狂熱份子」。

他以為自己很成功,自以為是,卻不懂得去愛,教他身邊至親愛的人傷害了,生活得一榻糊塗。後來,參加了「啟發課程」,認識了主耶穌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信了主。他的人生扭轉了,心情也改變了。後來,加入了Oasis 航空公司,以基督教的原則去經營這盤生意。終於,他回到父母的基督教信仰,回到父神的身邊。他信了主,學到自制,學到愛,並且對神的救贖恩典有深刻的體會。

Steve Miller 從他的經歷中,舉了一個例子來形容。他說,在他人生最低沉的日子,欠了一大筆債項,無力償還。於是債主向法庭申請,要他「破產」。他記得到中環Receiver General 辦事處辦破產手續時,執達吏看到他手腕戴了一隻手錶,問他是什麼牌子?他說是「勞力士」。執達吏叫他把手錶除了下來,給沒收了。一切貴重的東西,都要變賣,償還債項。一個人破產,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是償還部份債項,就可以「翻身」,不過仍保留曾經破產的記錄。另一個選擇是償還全部債項。還清了,就能「洗底」,即不會保留任何曾破產的記錄。他選擇後者。終於,他把債務都解決了。他寫信去Receiver General,追查自己破產的記錄。他在現場,把回信拿了出來,當眾向我們在座的會眾讀出來。政府的公函說︰「經查找,Steve Miller在香港並無任何破產記錄。」

人的「罪債」— 對良心、對上帝的虧欠,人無力償還。但基督耶穌取代人的位置,在十架上死了。神自己替人填了那一筆罪債,把一切不利於我們的記錄都用主耶穌的寶血塗抺了。想要「翻身」,「洗底」,是有辦法的,就是憑信心來到十字架前,靠主耶穌基督的寶血洗乾淨。Steve Miller 有好見證。

靈命回糖


靈命回糖

羅錫為牧師

「回糖」是個廣東俗語,有些人不瞭解它的原意。

回糖是說蔗糖長到某一個時間,汁液的糖份就會變得甜起來。如果不趁它最甜的時候收割,會漸失去糖份,就不甜了。老宣教士張智理牧師在第一城浸信會廿三周年感恩崇拜語重心長的說︰「今天,西方社會,只差一代,就倒退到基督教之前的時代。」他是感嘆西方社會中,基督教信仰的成份愈來愈稀薄,只差一個世代,就會完全離開教會,完全脫離了福音的影響。現在到了最危急的地步。西方教會無論曾如何輝煌過,若不復興,將會成為歷史陳跡。


上一個世紀五十年代,有一位華人宣教士,從中國受差派到印尼一個島上傳福音。當地土人拜假神,沒有文化,過著原始生活,不穿衣服,沒有婚姻制度。幾十年後,他們都信主。他們都衣冠端正,人人上教會,奉行一夫一妻制度。有人聽到這個故事,感嘆說︰這才是真正的「進化」,西方卻不住退化(回糖),從有衣冠而赤露,把基督教傳統的一男一女一夫一妻婚姻制度拆毁……


今天,華人教會,我們的教會,若不把信仰代代相傳,把福音傳下去,傳開去,也一樣「回糖」。而承傳這福音使命,上帝的兒女要勤讀神的話語,浸淫在主的道裡,讓生活裏的「含聖(聖經)量」不住上升,屬靈的生命質素不住提升。那樣,才不會「回糖」。上帝的兒女若失去作世上的鹽和光和勇氣,社會上的基督教影響力就會「回糖」,上帝的兒女在生活和社會責任上,要堅持基督徒的價值觀。遇到不平不公不義事,我們要發熱發光,向貧窮人伸援手,為受壓制的人請命,為保育生態環境而出力,為不公義的事抗議。除了有使命感,有神的道,和勇氣之外,還必須回到「起初的愛心」。那是基督徒生命和使命的起點?是否失落了?是否回糖了?

我們也需要復興,延續交付給我們的信仰和使命。

Thursday, December 06, 2007

为何复兴跚跚來遲?

为何复兴跚跚來遲?


罗钖为牧师


今天的教会宁相信「方法」而不相信祷告。这是教会复兴迟迟未来到的原因。


有一本书叫《复兴为何跚跚来迟》(“Why Revival Tarries”),1959年出版,它说︰「今天教会的灰姑娘是祈祷会。这个主的使女并没有人爱慕和追求,因为她并不炫耀知识,不标榜哲理,也没有心理学作她吸引人的亮点。她只是个使女,她只穿戴朴拙的诚恳和谦卑,并不害怕下跪。」五十年后,这番话仍然是切中教会要害的。


比这本书更早,属于上一个世纪初的经典属灵书籍《祈祷出来的能力》(“Power Through Prayer”),作者邦戡兹说,上帝不是寻找事工方法,祂使用的是人,祈祷的人。这本书由滕近辉牧师翻成中文,都几十年了,也再刷过几次,看过的人不少。可是,我们彷佛仍未摸索到得力的途径。我们羡慕韩国教会的复兴,组团去取经,上祈祷山观光,回来后,依然故我,仍未学会祷告。福音事工模式的「新型号」层出不穷,教会忙于试用新款的,有些教会确实是比前「热闹」了,可是,我们渴慕的复兴,仍未来临。祈祷并不是讲求「效率」,祈祷并不一定会叫我们的脑筋转得更快,做事更有成果。当然,祈祷也不是叫我们躱懒,不去工作。「祈祷会」不是「能力」的售卖机,我们投了几枚硬币,它就会「吐」出能力。


什么祈祷最有力量?什么时候我们的祈祷最恳切?就是来到危急关头,例如有重病,或考试,或生死攸关的事,不抓住上帝,就没有别的方法。今天,我们需要怎样的祷告?要像那本书说的那个「灰姑娘」,踏踏实实,谦谦卑卑的跪下来,迫切地、情急地、渴慕地,并以孤注一掷的心情,求主让教会经历祂的同在。我们不满足于属灵的花巧,也不给伟大的事工所分心,我们只求得着主,彷佛没有了主,我们就不能活下去。直至我们的生命得着更新,充满圣灵的能力。


那时,复兴就来临了。

不傳有禍


不傳有禍
羅錫為牧師
2007-11-30

「我傳福音原沒有可誇的,因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林前9:16)。

如果基督徒都把傳福音看成責任,看得像保羅所看的那麼重要,福音早已經傳遍天下了。今天,尚有許多人未聞福音,反映神家的荒涼,神的兒女未盡本份。把福音傳到地極,不是教會可有可無的一個選擇,而是神已經託付了的責任。這個責任,我們要向神交代。溫德博士說︰「祂要我們完成的使命清楚又簡單,就是要看見基督在每一個民族中受敬拜和跟隨。這是重要的宣教任務,是我們必須最專注和盡心去做,直至完成為止」。

既然是別無選擇,也不能推給別人的一個責任,神的兒女就應該調整自己的心態和生活方式,務必把基督十架的大愛,與凡未聽過的人分享。這個任務完成了沒有,神的兒女有一天要向祂交代。不能交代,我們就有禍了。禍在那裏?我們愧見主面。普天之下,期待福音的人,卻因我們的怠慢、懶惰、拖誤,未及聽聞救恩,就沉淪滅亡了。將來在審判台前,怨恨我們,我們將何以答辯?未聞福音的人滅亡,是他們的禍。得聞福音而不把福音傳開去的,也有禍。那是極為嚴厲的警告,因為關乎人的永生永死,豈能無視責任?

為了這個責任,宣教士萬水千山,離鄉背井,去傳福音。來華宣教士戴德生說︰「若有千條性命,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若有千鎊金元,不留下一塊不為中國用」。赴非洲的宣教士Willis R. Hotchkiss在日記上說︰「在非洲四年,患病三十次,被獅子咬了三次,被犀牛圍攻多次,然而由衷的說,只要我再有機會在這黑暗大陸舉起救主名號,樂意重蹈那滿佈荊棘的路」。都為什麼?正如保羅一樣,也曾為福音天天冒死,他說︰「我若甘心做這事,就有賞賜;若不甘心,責任卻已託付我了」(林前9:17) 。

不一定像戴德生和Hotchkiss梯山航海,深入不毛,但願我們都像他們一樣,甘心情願地把我們的生命,投放在福音事工上,從我們的耶路撒冷開始,直到地極。

一个Wonderful的追思礼拜






罗锡为牧师2007-12-06


你参加过一个可以称为wonderful的追思礼拜吗?追思礼拜可以形容为wonderful吗?


昨晚,在祁戴维牧师的追思礼拜上,祁牧师的公子祁但理,他也是牧师,播出祁牧师生平照片时,对会众说︰「今晚是个wonderful的场合。」我站在他身边传译,给他这话卡住,不知应该怎样翻译wonderful?在追思礼拜上,一切用语都要很小心,恐怕自己听错了,翻译错了。


不过,在场的人,在追思礼拜结束时,都会承认,那确是一次称得上wonderful 的追思会。这个追思会超时了半个小时,因为挡不住要上前来讲述祁戴维牧师夫妇如何影响了他们生命的弟兄姊妹,我也不打算挡住他们。这正不是我起初要替祁牧师办这个追思礼拜的原意吗?分享中,有泪水、有笑声,都因为一位神的仆人,触摸了人的生命,藉他的言行,改变了人,让人认识主,爱主更深,把自己学祁牧师一样,献上生命,为主而活,传扬福音。那不是很奇妙吗?


我们都来了追思礼拜,为了什么?为了安慰祁师母和祁牧师的遗嘱吗?我想不是。那不是办追思礼拜的原因,而是我们要想念一位从前引导过我们,传神之道给我们的人,效法他们的信心,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来13:7)这是我在追思礼拜选读的经文。祁牧师老成凋谢,功成身退,我们都为失了一位老朋友、好牧者而伤怀。奇妙的是,无论是唱诗,缅怀和信息,都弥漫着一种比伤感更强烈的气氛。我们都在那里,为这一位神赐给我们的属灵导师和朋友而感谢上帝,为他结果累累的一生而赞美神。


昨晚,我们参加了一次「奇妙」的追思礼拜,人人都同意。

Wednesday, December 05, 2007

開平之子祁大衛


David R. Crane, Son of Hoi Ping
June 29, 1926-November 8, 2007

开平之子祁大卫






罗锡为牧师



美国人祁戴维牧师而为「开平之子」,美国人,他的一生,善哉﹗美哉﹗


第一次与祁牧师见面,是两年前。他与师母带领从美国来的朋友,访问河南。为此,我身为差传部负责同工,与当时负责内地交流的周志华牧师,和几位有负担的弟兄姊妹,一起筹备。初次会面,就给他身上的两样东西所吸引 — 他孩子脸的笑容,亲切而开朗。他那爱中国的心,热力直扑过来。在筹备会上,我用以赛亚书一段话,说将来有人远自「秦国」来到锡安。我说,有些圣经学者和中国的「中西交通史家」考证,可能是指中国时,我看到他眼里发出光芒。他和我们中国人一样,甚愿同胞在上帝救赎计划中给题名。


他的确是开平之子,生于香港,在开平度过童年。父亲是来华宣教士,至国内局势不许可,随父返美。长大后,献身宣教。虽然他被派往的禾场并不是中国,但心里常牵挂着地图上那片海棠叶上十亿未闻福音的灵魂。从他的宣教工场退休,就受差会之命,帮助一些以香港为基地的工作,为期一年。谁知来了,就舍不得离开,而且加入了我们第一城浸信会为会友。他回开平寻根,那里的父老,一看见他就从他那永远的孩子脸,认出他就是当年那个洋人小伙子,好像认出乡亲一样。地方官员热烈欢迎这位「开平之子」回到故乡,而这位「开平老乡」。这位「少小离家老大回」的老乡,像许多落叶归根的老华侨,为乡里尽力做点事,如:修路、引进水电设施。并且讨回祈牧师双亲于一九二零年代所建立的教堂。第一城浸信会的国内交流事工,也是随祁牧师「回乡探亲」而开始的。


最令我感动的,是八十高龄的祁牧师,身患重病,仍决意回中国一行,把他最后一分力,用在中国人身上。可能,是这次旅途的劳顿,让他的病加重了。在香港停留的日子,原本约了他在主日崇拜分享。可是,就在那个主日前的几天,也发现患处有痛楚,听医生嘱咐,马上返美治疗。那一次,是我最后与祁牧师见面。再见要在天家了。


情之所系,心之所牵。这份被基督的爱所激励的爱中国的心,我们若不被感动,岂非鐡石心肠。

Tuesday, December 04, 2007

葛福臨佈道會製造28間「一浸」


葛福臨佈道會製造33間「一浸」

羅錫為牧師

葛福臨佈道會四天聚會,總共有340,000人入場,33,0000人(最新統計)決志信主。那是一個紀錄。

33,000人到底有多少人?我們教會第一城浸信會有1000人聚會,即是說,十一月底至十二月初幾天時間,香港忽然多了那麼多初信主的基督徒。光是容納他們,就需要有33間像我們第一城浸信會大小的教會。亦即是說,過了上個主日,葛福臨佈道會後,香港一時間多了33間「第一城浸信會」。初信主的人數超過平時教會主日崇拜平均人數的十分之一,在某一個教會中,每十個會友,就有一兩個新朋友來參加。你能想像那個情況嗎?教會可以作些什麼?

當然,那33,000位決志者,並不是從沒去過禮拜堂的。有的是親子聚會中,基督徒父母帶去聽醫生叔叔而決志的。剛過去的禮拜天,有一位剛來教會聚會幾次的慕道朋友告訴我,她在前一個晚上決志了,想參加慕道班和小組聚會。扣除這些已經在教會慕道的,或者有些決志後反悔的,新朋友人數仍然可觀。

這個數目,令我們興奮之餘,應該要好好想一想,我們怎樣應付這個問題?其實這是個「好」問題,教會最好能常常要應付。

使徒行傳記載,教會剛成立不久,就要面對「得救人數天天增加」的問題。五旬節聖靈降臨那一天,就有三千人加入教會。設想一下耶路撒冷教會有多大?就可知那是個大問題了。他們當時並沒有「教堂」,都在家裏聚會,而且天天都有聚會。忽然來了三千個新朋友,教他們怎麼辦?當然,三千人之中,有部份是上耶路撒冷過節的旅客,不久就會回家去,但是教會要不要打鐵趁熱,趕快栽培他們?把家庭奉獻出來讓教會聚會的家庭,恐怕也要把一些傢具丟掉,騰出地方,接待新朋友。每天有那麼多新人出入來往,生活的規律也搞亂了。今天香港的教會能忍受嗎?

葛福臨佈道會之後,留下這些問題給我們思想。這些決志的人,關我們底事嗎?下個主日,教會回復「正常」,照常辦事(business as usual)。 我們費了接近二千萬,辦這幾場佈道會是為了熱鬧熱鬧嗎?沒錯,很久沒辦那麼大型的聚會了。但是,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東西嗎?

我請各位和我懇切的禱告,不要叫那「33間第一城浸信會」那麼多的初信者,幾個禮拜就在人間蒸發,原來只是「泡沫佈道」罷了。我們每一個基督徒都有責任,去接待、關心、栽培這些初信主的人。
為那33000個決志者,除了感謝神外,也要求主給我們智慧,和勇氣去面對。

Monday, December 03, 2007

我們所需要的復興


我們所需要的復興

羅錫為牧師
2007-12-03

我們聽過很多復興的故事。從書裏看的、聽牧師講道說的、或聽過弟兄姊妹親身經歷的見證。對許多神的兒女來說,復興太遙遠了。它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或是久遠的事。可否想過或期待過復興也臨到自己身上,和教會之中?


如果我曾經歷過一個復興,那該是三十多年前的一個青年夏令會中。我們老遠從菲律賓請來鄭果牧師當主題講員,主題是「異象與使命」。「異象與使命」是第一屆世界華福的主題,我們不是抄襲它。這個夏令會較第一屆華福還要早幾年。參加過那一屆夏令會的老營友,憶述那一年的經歷,都認為是青年人的一次大復興。那一個夏天,那一群青年人經歷過些甚麼?我們經歷到「禱告的權柄」。當年的夏令會的職員和導師,在營裏的禱告特別迫切。我們都感受到大會的濃厚的屬靈氣氛,是參加過那麼多次夏令會和各樣聚會都沒有的。我們特別鼓勵營友參加禱告會,一起為夏令會守望,求聖靈動工,扭轉青年人的屬靈生命。


起初,青年人頗不能接受講員帶來的信息,以為太emotional了。有些人對大會的安排有些不滿。後來,參加禱告會的人一天比一天多,一起經驗到一場屬靈爭戰。很多人說,在夏令會聽了那幾篇很有力量的道,日子久了,或許會忘記講道內容。但在夏令會裏的禱告會操練過信心的人,不會忘記祈禱出來的能力。


復興必與「對付罪」掛鈎。聖靈來,是要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很多營友聽了叫他們扎心的道,看見自己的罪,受聖靈責備,找組長、導師和講員,承認自己的罪。在見證會上,他們一個一個的站起來認罪。生命的改變,必須要與「老我」決裂,從舊性情擺脫出來,全靠主耶穌的寶血和聖靈的大能。復興的作用,不是增進屬靈的氣氛,甚至經驗到濃厚的「屬靈的氣氛」,也不算是復興,除非能催迫神的兒女踏上獻身和差傳的路。


那一年,鄭果牧師在講台上,呼召了很多人獻身事主,人數破了歷年紀錄。當年蒙召的,現在都當了牧師和宣教師,散佈世界各地,作主的僕人。教會人多,若沒有會友願意踏上奉獻的路,算不上興旺。教會有錢,會友卻沒有愛人靈魂和傳福音的心,可以罷了。那年我親歷過的復興,讓我也無悔地,背起十字架,走主要我走的奉獻的路。復興的結果,不是人人感覺良好,情緒高昂,而是在來到祭壇前的一個立志,並在那裏,朝著十架一往無前。

Saturday, December 01, 2007

等候神











等候神

羅錫為牧師

「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神;我的救恩是從他而來。惟獨他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他是我的高臺,我必不很動搖。」(詩62:1-2)


為什麼神需要我們「等候」?尤其是在急難之中,難道衪自己總是跚跚來遲嗎?自年青的時候,就有長者告訴我,凡事要等候神。叫一個「急性子」的人等候,是件難事。他要把事情做好,並且馬上辦好,往往不耐煩,為什麼不早點出手,把合祂心意的事玉成,不合祂心意的事挪開?有些關乎神國度的事,別人看不見其重要和急切,但神應該知道,既然我的「先見之明」是從神那裏領受的,何以祂不幫忙,把事情完成?有時,在難處當中,飽受煎熬,迫切向神禱告,向神叫苦,祂要我們等到何時,好日子才會來到呢?抱打不平的人,更會對世上發生很多不公義的事著急,催促神快快出手,撥亂反正,把環境改善……

可是,一個屬神的人,要學習安靜、專心等候神。等候神,不是要練耐性。等候神根本上不是緩慢的問題,而是對神的投靠、順服、和事奉的學習。為主作工的人,為什麼會走在神的前頭,要神追上來?等候神是事奉神的一種姿勢。弄清楚誰是主人,誰是僕人。僕人永遠走在主人後面,聽祂召喚和差役。馬大和馬利亞都是服侍主耶穌,各有不同崗位。馬大在忙亂中,不耐煩別人不幫忙,也對主埋怨起來,對主說,你看不見我在忙嗎?祢看不見有人在閒著嗎?祢為什麼不做一點事?許多時候,我們像馬大,服侍主的事候,要把別人,甚至主自己變成自己的僕人,替自己效命。等候神的人,言語會少起來。他心裏不會煩燥,不批評別人,也不向神嘮叨,因為他心裏有了個底,就是他的幫助、救恩、和拯救從神而來。榮辱得失全在乎神,不在乎自己。

等候神,就是對神的「在乎」,和對自己的「不在乎」,把自己放在候命,服事,和投靠的心情中。詩篇說,等候神的人,立在神設立的一個「高台」上,受到屏障和保護。而在那個「高處」,站得高看得遠,對神的計劃和心意,就看得通透了。

Thursday, November 29, 2007

廣濶的心

廣濶的心


羅錫為牧師2007-11-27


一個人的胸襟,是天生的,還是從交遊,歷練而來的。在上帝的國度來說,我相信那是上帝所賜的。那是一個事奉的人所要追求的屬靈品質。
當然,一個人要開過眼界,要面對過諸色人等,不容易相處,很難合作的人,可會把一個人的胸襟擴濶。我們讀保羅書信,讀到提摩太後書,就看到一個容得下別人的屬靈人。
上個禮拜天晚上,參加了大使命中心王永信牧師榮休及陳惠文博士就任會長的感恩晚宴。下午有差傳研討會及交棒禮,因開執委會錯過了。在宴會上,有余達心牧師,羅曼華博士及林來慰牧師致辭,說出對王永信牧師及陳惠文博士對教會的貢獻。王永信牧師曾在我們教會講培靈會,對這位八十二歲的教會老前輩多少都有些印象。
那麼多年來,王牧師令我最佩服的地方,是他那廣濶的心,沒有這個容得下別人的胸襟,他跟本不能成為「華福之父」,聯絡全世界各地各宗各派的華人教會一起,為廣傳福音而努力。而他並沒有私心,日後創辦大使命中心,在前蘇聯、南太平洋群島、波斯灣等地,開闢了差傳的新前線。而工場開展後,卻一一交給別的教會或差會去接手,並不據為己有。那是一個屬靈的眼光和國度的胸懷,是從上帝領受的。不是建立自己的王國,為上帝的國度獻上一切,為自己無所求,是一個上帝僕人的典範。
可是,他那廣濶的決心會與「異端」和「不信派」(王明道的說法)委協。他早年寫的「真道手冊」,是當時少數針對給扭曲了的信仰而寫的書,讓上帝的兒女能提防那些導人入迷的教訓。他又不會容忍有人傳那些不必經十架的路就可得救的「假福音」。這算是「狹窄」嗎?對「別的福音」的不容忍,叫做「狹窄」吧。保羅把那些破壞真道的人交給撒但。主耶穌說過,進天國的門和路是「窄」的,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這位有那麼大氣魄的教會領袖,雖然從大使命中心會長的崗位榮休,但他是個停不下來,永不言休的人,他會繼續帶領教會向前進。我們都為他禱告。

Sunday, November 25, 2007

輕身走天路


輕身走天路


羅錫為牧師2007-11-21


要記住,我們都是「天路客」。


走天路的人,腳是踏在「地上」上的。地上的路程,比作以色列人的曠野生活,是個旅程,終站是永恆的家鄉。


隨身沒太多東西,其實是件好事。去旅行,誰會把家當都帶在路上?我們寧願輕身上路。以色列人在曠野走了四十年的路,衣服沒有穿破,腳也沒有腫(申8:4)。每天,上帝從天賜下嗎哪,不會餓著肚子。嗎哪,可以如何烹調?無從稽考,味道肯定不會好。營養價值呢?肯定不會差到那裏去。


主禱文中求天父︰「日用飲食今日賜我。」是及時的,份量足夠的,定期的供應。主耶穌差派十二門徒去傳道時,這樣吩咐︰「行路的時候,不要帶枴杖和口袋,不要帶食物和銀子,也不要帶兩件褂子……」(路9:3)到站借宿,沒有人接待就繼續上路。受差遣要過信心的生活,每天仰望主的供應。


過了三十多年事奉主,拾嗎哪的日子,回顧所走過的路,不盡是坦途,有很多轉變,轉折,但是有主引導。生活所需,主也沒有虧負過我,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主恩夠用。我不羡慕別人有些什麼是我沒有的,我只渴望抓住我不能沒有的東西,就是主的應許和同在。


兩袖清風走天路,不是為了瀟灑。瀟灑所抉擇的方式,可能不必要承擔。上帝的兒女也有瀟灑的,但是如果他沒有忘記自己是天路客的身份,身在路上,原來是回應著一個天上來的呼召。他就要有所放下,有所擺上,有所肩負。為了這個屬天的託負,天路客隨身太多東西,妨礙他走信心的道路,所以,主呼召我們,差遣我們輕身上路。

Saturday, November 24, 2007

领袖的陷阱—财、色、权


领袖的陷阱

罗锡为牧师

  神职人员犯了性恋态罪行,倘若被揭发,一定是报纸的头条新闻。

  不是太多人能明白「牧师也是人」这个道理。「神职」人员不是「圣人」,管他是那个宗教的都一样,都是凡人,有七情六欲,都会做错事。凡有宗教的领袖犯了奸淫,会特别轰动,社会舆论绝不会留情,对他的批判会比普通人更苛刻,罪加一等﹗

  似乎不公平,因为犯了错的牧师也是人。但是牧师的职务,在社会人士心目中是清高的工作,神圣的托付,得到人们额外的信任。一旦有人借用职份,做出乖僻的、淫乱的罪行,就是破坏了别人的信任、辜负了别人的期望,别人不会轻易原谅他,放过他。试想一想,那位有性变态行为的牧师,受过法律制裁和教会纪律处分之后,表示悔改,能不能恢复原职呢?恢复了,人们会不会再信任他作灵性和生活的导师?  没错,牧师也是人,也会犯错。但是他受托负成为教会的领袖,因而得到教会内外人士对他的信任和尊重,这个「高超」的地位,竟然教他比别人更容易堕入一些「领袖的陷阱」之中。而他若有什么差池闪失,遗害会有多大。

  所以,领袖的个人操守至为重要。圣经论领袖的风范行为多的是。旧约圣经提及将要立国的以色列人,设立国王要小心。《申命记》里一段有关立王的指示,提醒选领袖的人和当领袖的人,都要当心领袖的三个陷阱︰财、色、权。(申命记1714-20)领袖干得好,老百姓的生活过得好。假如他在这三个骨节眼里胡作非为,老百姓就苦了。这三个陷阱其实适用于宗教领袖和在任何团体当领袖的,都要警剔。  马可斯夫妇敛财而下台,尼克松谋权而有「水门事件」,还有许多事例。财与权,尚可以藉制度去制约和监察。唯有「色欲」一门,属私生活的范围,不能靠职责条文所规限。而神职人员因工作性质,令他有更多机会受到试探,如果对自己的内在生活不能管理得好,很容易会在「色」字上栽跟头,跌落了陷阱,在情欲中沉溺而不能自拔。

  既然如此,在宗教团体当领袖的人员也会犯罪跌倒。为什么不会,因为领袖也是人?但是,绝不能以人性原来如此,或一时胡涂作借口来开脱罪名,而且他比谁更明白做错事的后果,也因为破坏了公众的信任而应受更重刑罚。

  

世风日下,当领袖的人,小心陷阱。

根與翅膀


翅膀

羅錫為牧師

「我們給孩子最好的東西是根和翅膀。」
這是我家雪櫃門上,一張磁石標貼的警句。當然配上一幅美麗的圖畫,有一棵大樹,有一個鳥巢,有一隻小鳥學飛。
幾前年,大女兒開始交男朋友,我覺得有點不放心,找做機會跟她談談男女關係的問題。她對我說︰「爸爸,你信不過自己多年對我做的工夫嗎?」
我們夫婦就希望女兒從小就對做人的原則有基礎,長大了就有分寸。希望她們能像我們一樣,認識創造主,札根於永恆,把價值觀建在穩固的基礎上。這是「根」的問題。在兒女成長的過程中,如果沒有下工夫去栽培,身教言教並重,怎能期望他們成長後會有根有基呢?女兒如果沒有「根」,說甚麼也於事無補。女兒反問我的那句話,教我反躬自問,有沒有把「根」給了女兒?
兩年前,大女兒到加拿大升學,離家去了。我們夫婦又放心不下。幾個月後,收到女兒一封信,說她十八歲了,離開父母到外面生活,要學習自立了。而她對我們說,我們也要學習「放手」(let go)。十八年來,我們把她帶到這個地步,能做的己經做了。之後,我們要讓她獨立,自主,相信她能做合適的判斷和決定。做父母的常常覺得,兒女是長不大的。不過,我們不能永遠把小鳥留在巢裡,我們要訓練他展翅高飛。這是「翅膀」的問題。當兒女的翅膀長成時,父母有千般捨不得也要讓他們展開翅膀。而我們發現,女兒能起飛,是因為在家裡得到安全感和自信心。
 妻子對我說,她不怕讓女兒飛到外面去,她可能會闖禍、會受傷,這都不能避免。最要緊的是她闖了禍、受了傷,可以回到老家來。回到家裡,無論怎樣,我們都會愛她,接受她,因為她永遠是我們的女兒。讓我想起了上帝的愛。上帝是我們的天父,祂以永遠的慈愛愛祂的兒女。我慶幸相信了耶穌基督,得到做上帝兒女的名份,讓我可以有「家」可歸。

文章刊於2000年3月12日《談天說道》—心靈加油站

Friday, November 23, 2007

吸納「生客」

吸納「生客」

羅錫為牧師

日期:2007-11-23

去年,教會的長遠發展小組,請了葉松茂博士來和我們做了個策略研究。他第一個問我們的問題是︰「教會的新人經什麼途徑來的?」

即是說,如果水塘要有引水道,把雨水引到水庫去,那麼,教會吸納新人用什麼途徑。

答案是︰崇拜﹗

這是大部份教會的情況,主日崇拜是新人來訪的主要場合。佈道會也有些新朋友,但教會不能靠一年兩三次佈道去傳福音。對我們教會來說,有些生客是自己摸上門來的,有的是親友介紹或陪同來的。為了使新朋友賓至如歸,把他們留住,有些教會主張採用seekers friendly worship,或盡量令崇拜的內容較易為非基督徒所接受。如我們從前在奉獻時常說︰「奉獻乃為基督徒而設,非基督徒或不明白奉獻意義者,可不參與。」聽慣了,可能不覺得是什麼一回事,但對我很剌耳。這個聲明,表面善意,其實是與他們劃清界線,並不友善。

令客人賓至如歸,最要緊的還是讓他初進入教會時,有人接待他,向他表示歡迎。如果他是單獨來的話,有會友坐在他旁邊,替他翻聖經,和解釋一下教會的習慣。對生客「友善」,不一定需要「沖淡」那些我們以為會冒犯人的項目。傳道人和會友對來賓的親善態度,熱情的接待,才是一個「對生客友善的崇拜」的要素。

還有,接下來,是邀請他們加入牧區、小組。那才是留住他們最好的方法,為他織做一個關係網,投入教會的團契生活。在主日崇拜裏,接待新人變成「迎新大使」的專摃,但在小組裏,人人都有責任,去讓新朋友熟絡,並在小組去傳福音,栽培初信,帶領他們加入教會。

現在的方法,是由崇拜把新朋友分流,編入小組,其吸納新人,特別是向未信主的人傳福音來說,效果不太大。如果每個小組、團契都成為向外伸展及傳福音並吸納新人的導管,那麼,就會形成百川滙流。我們必須把我們的小組、團契變成外向的,新人加入教會的第一道門,得救人數才可以「天天」增加,改變了禮拜天才歡迎新人的景象。

那才是教會興旺的現象。

Thursday, November 22, 2007

守望葛福臨佈道大會


守望葛福臨佈道大會

羅錫為牧師


葛福臨佈道大會在倒數中。

這是香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佈道會。費了一千八百萬,用一年時間籌備,全香港教會都參與。

神的教會必須看見,這不只是一場「盛會」、更是一場激烈的屬靈爭戰。

昨晚,在教會的禱告會上,我為著這一個多禮拜來,發生了一些「突發事件」,教會的注意給引開了,某些籌備的事工節外生枝,大會辦事處的同工忙得頭暈轉向,提醒教牧同工和弟兄姊妹們,切切為香港和葛福臨佈道會守望。

領禱時,心裏有些感動,有些負擔,就為那些事禱告了。我請求弟兄姊妹和我一起同心,在這大會迫近的時刻,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

一、求主給牧者有屬靈的「帶領」

求主讓我們,及全港的教牧同工,不要分心,把別的事放下,那怕是很要緊的事或什麼大事,都暫且放下。在葛福臨佈道會來臨前,把精力,焦點都放在一件事︰帶領教會為佈道會禱告、動員信徒領人赴會、

二、求主保守佈道會的「路」暢通

事務多、人流大。無論是籌備工作的流程,安排,或是佈道會當天通向主會場的交通,都是通向佈道會的「路」,都會在「瓶頸」給堵住。Murphy’s Law,說︰「各樣能壞的事,都會壞」。這是辦事定理,盡力做好可避免。但有另一類「攔阻」,聖經說過有個叫「波斯國的魔君」的,擋住那去幫助但以理的天使的路二十一天。米迦勒來援,「路」才暢通了。(但以理書10:13)

我們需要這屬天的援手。

三、求主差天軍守住會場的「門」

佈道會的場地的門要為凡未得救的人打開,求主讓他們都來。但不能讓異端趁人多混進來,散佈假福音和「搶羊」。這事不能單靠司事員和維持秩序的義工,憑外貌怎能分辦?只能靠主差天軍為我們把守,擋住任何破壞佈道的人不讓進來。

請你們,無論是否打算入場聽佈道會的,或有沒有當大會義工的,或身不在香港、澳門、都與我一起站在守望台上,在這個緊急的時刻,守望香港。

Tuesday, November 20, 2007

差傳﹗出發﹗


差傳—出發﹗

羅錫為牧師
日期:2007-11-20

差傳,不是一項事工,雖然我們習慣說「教會的差傳事工」。

差傳是一個從上帝來的異象。教會看不見自己是什麼,也看不見它要做些什麼,根本沒有差傳。沒有這些「看見」,教會會做很多事,甚至做一點「差傳事工」,但教會仍沒有「差」,也沒有「傳」。

差傳既然是從歷史時空那個定點—主耶穌的空墳墓出發,那個與復活主相遇而改變了我們生命的經歷,教會就不會上路去。使徒離開空墳墓之在所耶路撒冷,去加利利見主,受差遣,再回到耶路撒冷,等候聖靈降臨,然後向世界出發。

如果他們沒有這些經歷,初期的教會就不會出發。如果教會不出發,我們也聽不到福音。不是牧者的大聲疾呼能趕一個神的兒女上路。生命若不更新變化,就不懂傳福音,更不懂如何使萬民作門徒,因為必須要摸到主的心意,看見主所看見的,才有差傳。差傳是從祂的心意出發。沒有這些經歷,我們不會肯踏出這一步。

我們要踏出我們的框框、小圈子、不戀棧「我們在這裏真好」的感受,向未得之地,未得之民出發,把他們帶進主的國度裏。如果我們受了感動、仍不動心、動手和動身、主有時會驅趕我們,把我們從「舒適地帶」趕出去。

那未得之地,可能遠在天邊,也可能近在眼前,但我們必須看見,才會出發。

那未得之民,或許是異族,也許是同胞,但我們必須看見,才能關懷。

讓我們踏出這一步—邀請未信主的朋友參加我們的小組、團契、主日學、和主日崇拜。你說,我們的小組已經有十多人,容不下新朋友。你們可以分為兩組,便有空間了。你說,崇拜都滿座了。第一堂和第三堂崇拜還有些空位,還可以增加幾排椅子在大廳。

Thursday, November 15, 2007

马利锺斯的圣经


马利锺斯的圣经

罗钖为牧师2007-11-12


上個禮拜五晚,在聯合聖經公會晚上的異象分享會中,再一次聽到馬利鍾斯的故事。這個故事,我很小很小時候,就在主日學或什麼地方聽過了。而我認為,牧師都應該把這個動人故事給會友都說一遍。

那是一個小女孩名流千古的故事,沒有她,就沒有「聯合聖經公會」了。

二百多年前,威爾斯有個小女孩,名叫馬利鍾斯。她每主日上禮拜堂,很喜歡聽道,很喜歡上帝的話語。她最大的心願是自己有一本聖經。可是,當時買一本聖經很貴,也不容易買得到。一個小女孩想有一本屬於自己的聖經是奢望。可是她沒放棄。後來,十歲了,她上學了,課餘替鄰居做些小差事,賺點零錢,都存了起來。六年後,她夠錢賣聖經了。1800年,十六歲的馬利獨自上路,攀山越嶺,跑了一天路程,到巴拉鎮去。那裏有個教會可以買到聖經。可是,她來遲一步,最後一本聖經都給人訂購了。馬利急得哭了起來。那個教會的牧師叫查理斯,聽到她的心願,並被她想有一本聖經的真情感動,把那本給人預訂了的聖經先讓給了馬利。

馬利鍾斯愛讀聖經,想有一本聖經的心事,讓查理斯牧師有了個負擔,要為人們多印些聖經,讓聖經廣為流傳。四年後,即1840年3月7日,第一家聖經公會成立了,稱為「英國聖經公會」(British & Foreign Bible Society)。二百年前,馬禮遜牧師由成立不久的英國聖經公會差遣,來到中國,翻譯聖經。今年(2007)年,香港教會記念馬利遜來華二百年,那光榮當然要歸給上帝,但是馬利鍾斯也有份兒。

馬禮遜翻譯聖經後,有多種其他譯本面世。一百年前,聯合聖經公會的前身,和各差會的代表,在香港舉行會議,要翻譯一本白話本聖經和各教會共用的聖經,這是「和合本」聖經的由來。這本聖經在華人教會用了九十多年了。

今天,我們讀聖經時,可會想起那個小女孩馬利鍾斯?我們家裏可能有幾本聖經,可會像她那麼渴望要讀上帝的話語?不要小看一個小小的女孩子的故事,主使用她,她的見證竟然是教會歷史中重要的一頁。

信仰臨界


信仰臨界

羅錫為牧師2007-11-13


基道出版社送來古斌的新作「信仰臨界—消費社會的信仰新想像」。基道出版社專門出版一些具學術性和思考性的書。古斌是時代論壇的作者之一,這本書結集了曾刊載過的文章。



認識古斌,是在「時代論壇」舉辦的某些聚會中,當然,我也是他的讀者。他找我為他的大作寫序,當然榮幸之至。為古斌的書作序不容易,要考驗自己是否讀得懂他要說的東西。替他的書寫序的還有張吳國儀師母、梁家麟院長、駱穎佳教授。比起他們的序言,我寫的篇幅最短。不是我和他不夠朋友,只因為我的墨汁有限,寫文章愈來愈短,而我在序言要說的,只有一點︰就是他的文章其實不難理解,不一定要配一對「後現代眼鏡」才讀得明白。只要用平常心去揣摩,並理解他為什麼會站在大時代和教會的邊緣,對其meta-narrative作他的神學和文化批判。


可以把這本書歸類為比較容易讀的「文化批判」的入門讀本。古斌批判的,包括教會的流行文化。在信仰臨界的線和面上,讓他把今天的種種「符號」替我們解讀,然後,從他所運用的豐富的隱喻中,看見上帝躍然臨在我們當中,就在他瞬間捕捉的一個身體語言和情境。我把這本書推荐給有想像力和願意思考的人。

Friday, November 09, 2007

禱告=向神「落訂單」?

禱告=向神「落訂單」?

羅錫為牧師
日期:2007-11-09

禱告=向神「落訂單」?

「衰鬼上帝」(Bruce Almighty)片中,占基利當了上帝的替工,發覺耳根不清淨。原來每天有無數人不住向上帝祈禱,於是他坐在電腦前,利用電腦程式,一次過回覆那些請求,一律「允准」。做成天下大亂的後果,可想而知。

那只是「笑片」(喜劇)的橋段,可不是反映了世人對祈禱的想法,基督徒也不例外。祈禱是向神「落訂單」。私禱,為自己和所關心的人「落訂單」,公禱或禱告會,為教會和更多的事情,向上帝要求這些,要那些。然後期待神在我們指定的時間和方式送貨。我們的禱告事項,好像一份長長的「購物清單」。

很多人說不懂禱告。其實人人天生就懂得禱告,所謂人窮呼天。那是天性裏「購物單式」的禱告。但是主耶穌為什麼要教我們禱告?為什麼我們要向一些屬靈的人學習禱告?因為禱告是一樣要學習和操練的屬靈功課。天性的禱告只是個開端,天父要我們從禱告的開端起步,進入靈裏的禱告。

禱告是怎樣開端的?是當我們發現有些很難辦的事,自己辦不來,請上帝幫忙。那沒有錯,我們向天父表示對祂的倚靠,祂是喜悅的。那些難辦的事讓我們明白,我們需要神。但是,不光是為那些事纏著天父。有時,我們的那份「禱告事項」列得太詳細、太具體、太明確。好像上帝需要根據我們的步驟和指示,才能把我們交給祂的事辦得好。我們心目中,對事物都有個最圓滿的解決方法,每件要求的物品都有個「型號」附上去,要求照單付貨。有時,那些請求,會蒙應允,但是,久而久之,我們會把上帝當做「聖誕老人」來使喚了。


我們要跟誰學禱告?主耶穌。主耶穌教導我們禱告,是要我們改變,變成主的形像(change into His likeness)。我們學習主的樣式,從「功利式」的禱告,進深一層,進入與主同在的寧靜中,放下自己,與主相交。在主的面光中,去體會祂的心意。然後上帝的兒女就會明白,原來禱告不是要說服上帝,改變祂的旨意,而是改變自己,使我們更像祂。


禱告就是在主的恩典之中,向上帝承認,我們需要祂自己。祂自己是我們所「求」的。在靈裏的禱告,不是要改變上帝,改變環境來便利自己,叫自己舒服一點。而是要改變自己,變成主要我們成為的人(to become the person God wants us to be),討主的喜悅。

Thursday, November 08, 2007

靈力共振「葛福臨」


靈力共振「葛福臨」

羅錫為牧師

我們希望在一個全城佈道會的現場裏,感受到什麼「震撼力」?

如果只是因為「人多勢眾」,氣氛熱烈,很多音樂會的「粉絲」製造出來的效果也很「震撼」。

佈道會有什麼不同?要預先親身體驗一下,乃可參加為佈道會舉行的聯合祈禱會。1014大球場的動員日祈禱會沒能去。但參加了兩次沙田區聯合祈禱會。十月在我們一浸舉行,昨晚在沙浸。由於祈禱會的形式限制,把禱告「斬件」為種種瑣碎的事項,我覺得我們的禱告仍未進入狀態。或者我要求太高,其實已經有很多人來了,而且懇切禱告了。我覺得還缺少了的那一點,仍是我們在禱告會中經歷些什麼?

這不是「葛福臨佈道會」的問題,乃是全教會的問題。我們如何禱告,反映我們如何事奉。我們如何事奉,反映我們與主的關係,並對主的認識。使徒行傳裏,我們看見那一群極之「無能」的使徒,曾發出極之有效的禱告,得著了聖靈。在五旬節那一天,舉行了歷史上第一場大型露天佈道大會。五千人決志、受浸加入教會。事件震撼了耶路撒冷。他們的禱告會中,只有一「祈禱事項」—求聖靈澆灌他們,好使他們能為主作見證。他們只求告了一件事,主答應了他們。其餘一切,不必籌備會議,就一件接一件事發生。這些沒有受教育、缺點短處多的是的使徒,因著有主耶穌所應許的聖靈替他們「充能」之後,他們就把教會建立起來,把佈道和差傳事工辦起來。神的兒女都有從上而來的能力,一切關乎上帝國度,搶救靈魂的事都好辦。

所以,我為講員和一切佈道會的籌備和流程禱告,也要為自己先復興,得著能力禱告。我盼望在佈道會中,人不單看見一位會講道,和有能力的人站在講台上,或是一些有辦事能力的,把聚會辦得好。我總是希望,參加聚會的各界人士,體驗到身邊是一羣上帝的大能子民。因為這些「有能力的人」的「靈力共振」,他們的生命震撼了。
本文同時刊於第一城浸信會及基督日報網站。
圖片轉貼自基督日報

Wednesday, November 07, 2007

转变,需要一场仪式


轉變,需要一場儀式

日期:2007-11-07
羅錫為牧師

「轉變,需要一場儀式」是一本書名,談怎樣去應付人生的每一個改變。

人生的階段如季節,有春、夏、秋、冬。季節是氣候的轉變,人生也有轉變。自出生以來,我們經歷各種改變、生、老、病、死,從一個階段過渡到另一階段。
從前,有很多「禮」要行。孩子入學時,家裏的長輩會要他行個「入學禮」。古時,有「及冠禮」,表示孩子成年了。教會的浸禮,標示一人個人的生命的成長。有些教會給年青的會友行堅信禮。學校有開學禮、散學禮、畢業禮。結婚要行婚禮、生孩子彌月設薑酌,搬家擺「入伙酒」,請牧師去祝福禱告。每作一次這些儀式,表示我們的人生列車到達一個站。這些儀式,給我們的轉變賦與意義。人生的列車不能老是停在一個站,它必須開出。一個階段結束,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如成年了,就不再是小孩。

有些轉變,會帶來損失,或關係的破裂,我們不免迷惘、甚至不能接受。可是為轉換環境而求變,或似乎找到了解決問題的出路,到頭來卻發現只是原地踏步,甚至重蹈覆轍。問題出在那裏?因為我們需要為一切外在的改變,或人生的經歷,找尋意義。而我們必須以新的心志,去面對一個新階段。假如換了一個環境,但心靈沒更新,沒有向前邁了一步,沒有找到新的意義,其實沒有轉變過。


那些生命轉變的儀式,就是讓我們在轉變中,為自己的人生重新定義,定立新的目標,從而獲得內在的力量,和學習到新的處事做人之道,去面對新的開始。沒錯,無論遇到什麼改變,是好是壞、是禍是福,全憑那內在力量。那個力量的源頭,是從上面(信仰)來的,是從心靈裏發出的。這是屬靈生命塑造的過程。我記得讀神學時,大病一場,休學半年。康復後,在港九培靈研經大會的奮興會,再一次應講員呼召,跑到台前,把自己再一次奉獻給主,一個月後,回到神學院去。


每當轉變時,你有沒有為自己舉行心靈轉變的儀式,為你和上帝之間的關係重新定位?

Tuesday, November 06, 2007

人生的謎


人生的謎

羅錫為牧師
2007-01-03

在人生裏,有許多費解的事,好像個謎。有些事沒關重要,不會費工夫去找答案。有些事,就算窮一生去追尋一個答案,也看不出端倪。有時,「謎底」會在某一個時機忽然跑出來,就會恍然大悟。

小事如多年前,一家人到加拿大小島度假。潮退時,在海邊撿了些海星,回到度假屋,放在陽台上曬乾。第二天,發現少了一兩隻海星,遍尋不獲。難道是給差不多曬乾了的海星會爬回海裏?幾年後,我家的「美曲」小狗小鈕扣,偷吃放在壁爐邊的乾海星,有一角仍啣在嘴角,我們才明白當年那失蹤的海星原來跑進牠的肚子裏。

又有一次,水族箱裏的紅耳龜,原本有兩隻,不見了一隻。不會是「被提」了吧?也是找不著它。幾個月後,在房子一個角落看見了它,仍活著。沒法解釋牠怎樣爬出水族箱,掉到地上。不過,終於把牠找回來,了結了另一件失蹤懸案。

在生命裏,看到很多人和事,有些與自己有切身關係的,卻猜不透,那些事件為何會發生?真相如何?日子久了,好像放下了,不再追究,或淡忘了,但是沈澱在心底,變成潛意識中一些「未了的事」(unfinished business)。偶爾會浮現出來,仍要把它壓下去。當人生的智慧和閱歷豐富起來的時候,那些封塵的卷宗,又會展開,當然要有澄明的,平靜的心境去看,仿佛自己是局外人,再看那件事的前因後果。眼前一亮,都了悟了。回頭一看,頓時體會「傳道者」所說︰「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傳3:1)。然後明白,上帝如此帶領我們經過那些日子,那些不解之謎,是上帝所定下的時機,讓我們跨過那些門檻,或越過那些幽谷,得著圓融的生活智慧。

「傳道者」參透了這人生道理,說出以下剔透的哲理︰

「智慧人的心能辨明時候和定理。各樣事務成就都有時候和定理,因為人的苦難重壓在他身上。他不知道將來的事,因為將來如何,誰能告訴他呢?無人有權力掌管生命,將生命留住;也無人有權掌管死期;這場爭戰,無人能免;邪惡也不能救那好行邪惡的人。這一切我都見過、也專心查考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有時這人管轄那人,令人受害。」(傳8:5-9)

在我們生命裏,或打過許多場大小戰役、或受過無理的人所管轄,或遭遇到生死時刻,或受無常的際遭所折磨。過去的事,尚且無法一一明瞭,將來的事,也不能掌握。那麼,我們任遭何時,都要豁然開朗,以平常的心,信靠主的心,仰望著日光之上的主,走日光之下的人生路。跟主而行。到那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所說的,「面對面的時候」,一切的謎底都打開,而誰是誰非?是功是過?都不重要了。因為,只有愛是能超越時間的山嶺,和死河,直至永恆。主的愛,就是每天活下去,向前走的動力。愛是開解一切人生之謎的線索,主容讓那些事,在我們身上發生,是主美意。在主愛裏,不會有疑懼,因為主必保守看顧。

传道者的素质

传道者的


日期:2007-11-06

从苏佐扬牧师的圣诗,说到赵君影牧师,说到上一代的传道人。那一个时代仍在世上的,硕果仅存的不多了。我们只能从认识他们的人的追忆和他们的著作去学习他们的榜样。最好的材料是他们写作的「诗」,比理论著作,更能触摸我们的心灵。写诗,是一种感动和体会,从右脑,从心里发出来的。所以,边云波写了一本薄薄的《献给无名的传道者》,是一首叙事诗。这首诗就能召唤了无数的青年,跟着他走上十字架的道路。倪柝声写了一本《主工人的性格》,但给后世事奉主的人的影响,反而不及他作的一首圣诗《让我爱而不受感戴》。

赵君影写的圣诗,最能说出一个传道者内心的挣扎,如性格的模造。例如这一首《主啊我心爱你》,是他在四川教神学时作的圣诗,曲是苏佐扬谱的。从前的圣诗都是先写词后作曲。


1. 我眼流泪,我心破碎,主啊,我心爱你!

或遭敌对,或遇误会,主啊,我心爱你!


2. 衣不蔽体,食不充饥,主啊,我心爱你!

无处可栖,无势可依,主啊,我心爱你!


3. 家人离弃,朋友嘲讥,主啊,我心爱你!

吞声忍气,默默受欺,主啊,我心爱你!

副歌:主啊!我心爱你,现在爱你,永远爱你;

   任凭海枯石烂,主啊!我心爱你(爱你)!

这是对主倾诉,对祂说,no matter what, 我也爱你。我年少时,教会有些聚会还有人会唱这首诗。今天,时代不同了,这首圣诗很少唱了,差不多给遗忘了,因为其中的处境好像不会发生的,唱起来会被认为是自怜自爱。可是,一代神的仆人的生命,就在那些境遇中操练、磨励出来。

今天,走天路的人,不一定贫穷到「无处可栖」,但仍是「无势可依」。事主爱主要流泪吗、会心碎吗?会遭敌对吗?会遇误会吗?会受欺而默默忍受吗?而那并不是逆来顺受的懦弱性格,而是一种坚持、在最恶劣的环境下肩负使命的耐力。是在山上宝训所说,天国子民的属灵质素。颠覆世界的,正是这些生命的质素。主说︰「飞鸟有窝,狐狸有洞,人子却无枕首之处」。

难道我们为祂而活的人,就可以比我们所事奉的主好过一些?

Monday, November 05, 2007

一顆對主貼服的心


一顆對主貼服的心

日期:2007-11-05

羅錫為牧師

年青時代,常有人問我為什麼會讀神學?為什麼要當牧師? 我所說的那個時代,並不遙遠。不過,那個時候,要踏上神學院的路,是要有一番掙扎的。再比起早一、兩輩,更不是人人願意走上的路。因為,那不是一條有出色的路,當然也不易走。

挑起我回想這些事的,是蘇佐揚牧師和趙君影牧師兩位的聖詩。蘇佐揚牧師,是上一代巡迴佈道家最後一位。聽到他返回天家的消息,把他的天人聖詩和天人短歌拿出來再唱一唱。有幾首也是我愛唱的,是和趙君影牧師合作的,例如《主若是》、《盡忠為主》、《主啊我心愛你》。趙君影牧師也是現代中國教會代表性的人物,他是「全國基督徒大學生聯合會」的發起人,時維1945年。可是,傳道是他曾輕視的「行業」。他年輕的時候,和其他有志氣、有才華的青年一樣,都不願意當牧師。他說︰:「三十六行,敲鑼賣糖,行行都行,就是牧師不當。」宗教只是他生活的點綴,直至1930年,在計志文牧師的佈道會中決志,四年後奉獻。他寫的《主若是》,是我愛唱的。教我聲樂的陳之霞老師,也愛唱,時時在班上獨唱這首聖詩,以作示範。歌詞感性動人,譜上的曲也很優美。詩云︰
           
1.主若是玫瑰一朵,我就是綠葉一片,             
主與我心心相印,緊緊的以愛結連。             
任憑是風狂雨暴,同甘苦朝夕相見,
            主若是玫瑰一朵,我就是綠葉一片。

          2.主若是一首詩詞,我就是愛的音樂,
             跳躍著高聲歡唱,像一隻晨鳥清歌。
             主與我此唱彼和,心靈間默契配合,
             主若是一首詩詞,我就是愛的音樂。

            3.我若是冷若冰霜,主就是冬日太陽,
             祂熱情十架大愛,感動我鐵石心腸。
             但願我溶為溪水,直流到主愛海洋,
             我若是冷若冰霜,主就是冬日太陽。

            4.我若是一塊荒地,主就是及時甘霖,
             祂的恩沛然下降,滋潤我乾渴的心。
             我不再白佔土地,開花結果扎根深,
             我若是一塊荒地,主就是及時甘霖。

  詩歌反響了一位神的僕人與主的關係,唱的時候,字裏行間傾露了對主何等的愛慕,對主的心是那麼貼貼服服,好像一首「雅歌」。而詩歌的作者,是一位在一個動蕩不安的大時代裏,頂著風雲變色的政治局勢,帶領成千上萬的中國大學生信主,並踏上宣教路的屬靈領袖。 一位為主衝鋒陷陣神的僕人,裏面原來有這麼一顆對主「貼服」的心。也要那麼一顆貼服的心,才會回應主的呼召。

誰有這麼一顆對主貼服的心?

Saturday, November 03, 2007

谁是老板?


誰是老闆?


羅錫為牧師2006-12-18

我在真証傳播事奉時,有一天,有人打電話給我,請我準許他在他經營的餐廳播放我們拍的影片。我當然樂意免費讓他播放。為了傳福音,我向電視台「買時段」播映福音節目也願意呢。

那家餐廳叫「誰是老闆」。很特別的名字。有一本書的題目叫《誰是老闆》,那本書應該看一看,特別是做「老闆」的、做上司的要看。餐廳老闆選了這個「寶號」,靈感可能從那本書來,我沒有問他。 每逢經過「誰是老闆」,我都會進去吃個午餐或茶餐。如果老闆不太忙的話,會跟他聊一聊。「老闆」當然是基督徒,他說,初開業時,客人會問他「誰是老闆」是什麼意思。那是個不硬銷的傳福音方法。

昨天,在主日崇拜和下午的聖經講座,請來鮑維均牧師,信息的主題,也是與「誰是老闆」有關。上午主日崇拜,他以掃羅和大衛比較,要我們在聖誕將臨時思想︰「誰是我們的王?」下午,他從聖經神學的觀點提醒我們,我們要作個「非常」感恩的基督徒,不是因為上帝給我們什麼好處而要感恩,而是因為「基督」是主,我們要常常謝主隆恩。

鮑牧師說,「拜偶像」的意思是什麼?拜黃大仙固然是拜偶像,但從掃羅失敗的經歷,指出向上帝祈禱和獻祭,表面上合符聖經,也可以是「拜偶像」。他說,如果這些本來是「屬靈」的行為,如果光是為自己「利益」而作的,無讑是藉祈禱或獻祭,「利用」上帝來解決自己的問題,在聖經的亮光中,都是「拜偶像」。

合神心意的祈禱和敬拜,是以上帝為中心的。我們敬拜、事奉及向祂禱告和感謝,不為別的,只因祂是「主」、祂是「王」。人間沒有「完全」的人。掃羅做了許多錯事,失敗了,上帝不喜悅。大衛也做了錯事,他做錯的事,有的比掃羅更嚴重,如姦淫、謀殺等。他們兩位都向上帝認罪。先知指出大衛犯罪,他真心的,謙卑的認罪,悔改。他留下許多有深刻反省的悔罪詩。掃羅也向撒母耳承認有罪,表示要悔改。但只是個表面的行為,目的是要鞏固自己在百姓面前的權位。於是,大衛被上帝使用。歷代志上記載大衛不單治國,也「建造」聖殿。殿宇,要到所羅門王時才施工建築,但歷代志的作者,把日後的聖殿敬拜、禮樂和規模,都歸功於大衛,把他視為帶領百姓敬拜上帝的「宗教偉人」。他是個合神心意的王,因為他以上帝為他的王,並敬拜、事奉他。同是以色列的王,一個屬肉體,不蒙上帝喜悅。一個屬靈、被上帝使用。分別就在他們其中一個知道誰是真正的王。

今天,「皇帝」和我們沒有什麼切身關係,皇帝也管不了我們些什麼。但是「老闆」沒有人不會不明白吧。一個基督徒明白「誰是老闆」,他過的生活,作的事,都會完全不同。所以,我們必須搞清楚,我們的老闆是誰,否則我們就糟透了。

魔鬼的试探用盡了

魔鬼的試探用盡了



羅錫為牧師2007-10-17



上個禮拜六,在青崇聽劉姑娘講道。她講魔鬼試探主耶穌。主題是出自路加福音4:1-12。



這是我很熟悉的一段經文。從前牧養的教會,規定講道的經題,叫做「三代經題」。三年一循環將聖經主要內容讀完一遍。「對觀福音」(馬太、馬可、路加)都記載了耶穌受試探,所以每年都有機會在主日崇拜講道講這個題目。講了十多年。神之兒女需要不住提醒,謹防魔鬼的試探。這個題目永說不完,因為牠誘惑人的點子,曾出不窮。記憶中,每一年講這個題目都寫新講章。可能,快十年沒再講這個題目了,在青崇聽道時,路加福音第四章好像很新鮮。忽然,第十二節好像從聖經中跳出來,直撲我的眼睛。



路加福音說︰「魔鬼用完了各樣的試探,就暫時離開耶穌。」



魔鬼有諸般試探可用,但牠的試探有窮盡嗎?新譯本把「用完」譯為「用盡」,意思是一樣的。在四十畫夜,魔鬼把牠用來引誘主耶穌離開上帝的辦法都使了出來。這一節經文,只有路加記載。馬大和馬可兩本福音都沒有。馬太和路加都說了「三個試探」,但是,那狡猾奸險的惡者,不只三度板斧。人們通常說耶穌在曠野受了魔鬼「三個試探」,其實不止於三個。三個試探,按路加說,是變石頭為食物充飢,拜魔鬼換取萬國榮華,和在聖殿頂跳下證明上帝的保護。我們讀聖經的時候,以為放在最後的那個試探最嚴峻。 路加和馬太福音都先說把石頭變為餅。但第二、三個試探的次序不同。馬太福音把從聖殿頂跳下的試探放在萬國榮華之前。為什麼會有次序不同?有聖經學者說,路加和馬太按自己的「神學觀點」和寫作主題,把材料作不同編排。是不是路加認為對主耶穌來說,比從聖殿頂跳下是比萬國榮華是個更高層次的挑戰呢?



可能如此。未必全對。



佛教,道教和民間宗教的「修行故事」,都有仙佛或聖人得道之先,經歷重重魔障,一個比一個難以應付,證明他們的道行一步一步提升。羅馬天主教會的靈修傳統,也有聖人修練靈性,像登上一層又一層境界。像李小龍電影「死亡遊戲」,登上塔頂,要殺低每一層的高手,愈往上去,對手敵人的實力愈強。試探就是試探,每一個都一樣凶險,要置我們於死地。不少靈程高深,或曾被主重用的人跌倒,都是一時軟弱,掉進一些最明顯不過的陷阱裏,犯的罪都是很低層次的。所以,能應付「萬國榮華」的引誘,需要運用的「功力」不一定比抗拒變石頭為餅為高。三個試探,只是魔鬼各樣試探的樣本。魔鬼其實不介意人信上帝,只要人指使上帝用來替自己服務,或者將一些肉身或虛榮的欲求,當作上帝,他就達到目的。神的兒女或許曾為主放下一切,擺上自己,並且勝過魔鬼的試探。魔鬼詭計不能逞,或許會「暫時」離開我們。但牠會回來,牠不會只用那兩三度板斧,而會用各樣試探。



諸般試探,萬變不離其宗,不外乎物質、名利、權力,情慾、驕傲等。而抗拒之法則一,靠近上帝的心靈。


Friday, November 02, 2007

爱与权


愛與權

羅錫為牧師


今天,我們的生活出了什麼問題?

權與愛失衡。
差不多所有問題都出來這裏。

Tony Campolo (美國著名傳道人 社會學家)寫一本書,書名直譯為《權力的幻像—嚴肅呼籲接受耶穌對權力的做法》(The Power Delusion︰A Serious Call to Consider Jesus” Approach to Power)。這本書在上一個世紀末出版。他以牧者和社會學家銳利眼光觀察世情,在書本開章明義的說︰二十世紀人類所彰顯的罪的核心,就是我們都神經質地要一切受我們控制(our neutrotic need for control)。進入廿一世紀,世情也不兩樣。

於是,在我們生活處處,都有一場「權力遊戲」(power game),在家庭、社會、世界政局、甚至在教會裏。例如在家庭裏,就有十分複雜和激烈的權力運用。丈夫要控制妻子,妻子要管住丈夫。父母想兒女接受指令和安排,兒女卻不想受控制,因為他們自己想作主。

美國有一位作家Willard Waller,最近,人們發現他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寫的書對婚姻、家庭有很多體會。他自己來自破碎家庭,他的婚姻生活也不快樂,離婚收場。於是研究別人的家庭為什麼美滿?他的結論,婚姻破裂也是權力慾害的。人性潛在著對權力的渴望,做成人生的不幸,婚姻的失敗。他看見,人們想要控制自己的伴侶(有權)時,就會把愛收起來。結果,「誰最有權,誰愛得最少。誰愛得最多,誰的權力最少。」Waller 稱之為「最少利益定律」(the principle of least interest)。
無權的人不一定有愛。有愛的人,必定會為愛的緣故,願意放下自己的權利。

基督耶穌降世,放下上帝的尊榮,謙虛自己,生在馬棚裏降生,死在十字架上。他選擇了一個人看來是軟弱無能至極的位置,卻成為得著並改變我們的上帝的大能。

Thursday, November 01, 2007

一代圣诗大师師蘇佐扬


一代中國聖詩大師蘇佐揚

羅錫為牧師
日期:2007-11-01

蘇佐揚牧師被主接回天家,享年九十一歲。

我是唱蘇佐揚牧師的「天人短歌」長大的。他一生作了五百多首短歌,三百首聖詩。我可以隨口唱出來的,有幾十首,如︰

「迷路的羊,迷路的羊,回轉吧,回轉吧,耶穌救主今天尋找你……」

「耶穌,耶穌,是我至好朋友,耶穌,耶穌,時常幫助保佑……」

「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主的慈愛永不離開你。」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

「主愛我必愛到底。」

還有許多許多經文短歌,當年在主日學唱,在小學的早禱會唱,在夏令會唱。有些作品已編入教會的詩本。如《世紀頌讚》380首《祢知道我愛祢》,是他作曲的。在我們教會崇拜,曾選了《主的妙愛》做回應詩,也是他的作品。這些都是我愛唱的詩,還有一首《你愛主嗎?》,歌詞說︰「你說你己經相信耶穌,為何你對他信不真?」自年青時代代就提醒我要愛主。上述三首都是我的「金曲」。

多產的聖詩作者,英國有衛斯理兄弟、美國有失明的Fanny Crosby (記得她的《有福的確據》嗎?)、中國要數蘇佐揚了。沒有別的中國人作聖詩比他更多,更流行全世界的華人教會。

蘇牧師的聖詩為什麼能摸著我的心?因為他的聖詩都很易唱,很容易上口。經文短歌,幫助我把神的話語常放在心間。他主要用中國調譜曲,有些是改編中國調子,有些是創作的,具本土特色,即所謂「本色化」。最重要的,他的詞有深刻的屬靈內涵,人稱他為「佈道家」,因為他的短詩是佈道的上佳材料。唱他的詩,會得著安慰、激勵、教人內省、默想。蘇牧師的詩歌,與內地會編的《頌主聖詩》(證道出版社出版),和倪柝聲等主編的《小羣詩歌》,曾陶造了一代中國基督徒的屬靈氣質。

我希望教會能舉辦一個蘇佐揚牧師聖詩分享會,不單是為懷舊,為了追念一位剛被主接去的主的老僕人。我相信,來一起唱的人,都會得到靈性的激勵。

宣教士那麼近


宣教士那麼近

羅錫為牧師
2007-10-23

在過去不長不短的日子中,和世界各地的宣教士扯上了點關係。

從前是靠書信報消息,現在有了電郵,宣教士的近況很快就收到了,他們雖然在天涯海角那麼遙遠的地方,但是電郵一會兒就有來有回,好像和他們很接近。與教會差傳部有關係的不說,和我經常有聯繫的宣教士,散佈天下,包括中國、中亞、日本、中東、非洲,印度、南美洲。有些原本是認識的,其中有的是朋友,同學,也有從前的學生。有些宣教士是在不同場合遇上而認識,一直能保持著聯絡的,都已成為他們的「禱伴」。他們路過時,或會見見面,或只能通個電話,談起來很親切,都很熟悉。全因為他們的代禱信上,事工例行要報告,但是都會提及他們的家庭和心情,所以對他們的生活,可能比近在身邊的同事、朋友瞭解更多。

宣教士在禾場上,或者有別的宣教同工,或本地教牧同工一起事奉,可是心情仍是孤單。不談要完成傳福音的任務有多麼的艱鉅,光是在異邦生活,就要適應很多事情。有人記念他們,為他們守望,就成為他們得力的來源。我讀他們的信,開啟他們發的電郵,為他們代禱,就成為了他們的「支持網絡」,而這個網絡的建立,全憑一本「地址薄」。

今天,收到非洲來的電郵,一封長長的代禱信縷述了他們全家,和差會遭遇的各種事情。我簡短的回了信。半小時內,收到回覆。宣教士說,大半年前他的手提電腦給人偷了,失去了裏面很多珍貴的資料,其中最重要的,是電郵郵寄名單,那是非常痛苦的事。他說,那封信是怎樣發出去的?是翻尋了很舊的檔案找出來的。發出去後有二百封打回頭,因為郵址失效。住宅或辦公室搬了,郵差會有本領把信送到新的地址,但電郵卻沒有這個功能。他說,我的回信令他多麼的興奮,讓他知道不是孤軍作戰。他的電郵不是全都石沉大海,至少有一個人給了他鼓勵,並表示他說故事,能對遠方的一個牧者有迴響。收到代禱信寫個回覆,對發信的人原來有那麼大的鼓舞,尤其是個宣教士。

他們是那麼近,也是那麼遠。

Wednesday, October 31, 2007

「為神作工」與「作神的工」

「為神作工」與「作神的工」

羅錫為牧師

翻開存檔的文章,三年前大概這個季節,寫了一段「靈修分享」給教牧同工和執事們。我說,不能做個「忙」牧師。

那些話是回應畢德生(Eugene Peterson)說的。他曾說過,牧師的大忌是「忙」。

婦女團契每年十月,新年度剛開始,都請我分享信息。第一年我說,她們的銜頭是「家庭工程師」(domestic engineer),第二年告訴她們,孩子「開學」了,她們也開學了,讀神的話語不要間斷。今年我用了「馬大和馬利亞」為思想的主題。

我曾講過一篇道,替馬大「翻案」,那是我比較年輕時的想法。今天的體會不同了,主耶穌「責罵」了她,是為讓她明白,馬利亞所得到的,是人能從祂那裏得到最上選的好處。

三年後,我發現自已經「忙」不過來了。

「忙」是牧師容易掉進去的陷阱,那個「成功」的牧師不忙?畢德生牧師不忙,他主張「默想牧師」(contemplative pastor )。他拒絶了所有應酬和事務,包括開會,甚至辦公室的事務,專心禱告、寫作、講道和替人作「靈程導引」(spiritual direction)。有人愛看他的書,跟他學習。我也愛看。有人對他不以為然。認為他太「無為」,教會沒有明顯的「增長」。於是他後來教神學去,並專心寫作。

畢德生是畢德生,他可以「無為而治」。看見神的家裏有太多事要做,有人要服侍,我們心裏的「馬大」就會跑出來,撐住場面。馬大是為了愛主,把她「服侍的恩賜」運用出來,為主作工,那是無可厚非的。但是,思慮纏住了她,在忙亂中發現只有她在做,沒有人幫忙她,她就昏了,她就埋怨了。然後,主竟然苛責了她。

馬大的情緒會更低落,回到廚房去繼續辦事時,她的廚房頓時變成黑暗世界。為主出了滿身汗水卻討得這些責備。可是,如果她能在這困擾,不滿,甚至灰心的情緒中,讓主的恩典像一絲亮光透進她心靈的黑暗裏,她會像古往今來那些屬靈的人一樣,靈機一閃,明白了主的心意。當她端起一盤盤菜拿出來的時候,她會從一個「為神作工」(working for God)的人,變成「作神的工」(doing God’s work)的神的僕人。

我們在「忙」著為神作工,還是「作神的工」嗎?

香港信徒忙﹗茫﹗亡﹗


香港信徒忙﹗茫﹗亡﹗

羅錫為牧師


難得的機會,來了幾位訪客,是從前在溫哥華牧養的教會執事夫婦。這位弟兄從前當過我教會的執事,讀過神學,常在教會講道。不約而同,也來了個溫哥華教會的女牧師,做青少年工作,他們回來旅遊探親。請客的也是從溫哥華回流,從前溫哥華教會的執事,現在是香港教會的義務宣教師,坐滿了一桌。

席間,女牧師問我,在香港牧會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我一時答不出來。

如果問我在溫哥華,或加拿大牧會最大的挑戰是什麼,我可以不假思索就說,是華人社區多元化。西人以為加拿大的華人都一樣,是一個”homogeneous group”。其實不是。在加拿大當牧師,兩文三語一定要有把握,隨時要用英語,國語(普通話)和廣州話講道。土生的華人,或許能聽及會說一點中文,但聽道非用英語不明白。說國語(普通話)的一群,來自五湖四海,台灣來的、大陸來的或東南亞來的。說粵語(「省」話)的,有新移民、有留學生、有老華僑。文化差異比想像中大。

猶記得多年前,請了喬宏來教會的福音主日講道。他用國語講,說的是藝人信主的見證。他舉例中有香港電視節目的「K-100」。替他傳譯的,是個在澳門長大,在台灣當過空軍的弟兄,國語和廣東話都很流利,但他就無法把「K-100」翻出來。他根本不知道「開一百」(用國語發音),用廣東話應該怎麼說,就給卡住。喬宏跑慣江湖,即時發現難處,轉了話題。否則,那位弟兄無從傳譯下去。

不概用英語講道也是一樣。不能把中文講道翻成英文,因為說了他們也不會身同感受。我最初講道,青年人告訴我,我的英語還不錯。當然「不錯」,因為我很小心核對文法錯誤,所以句子都按我學過的英文語法去寫。他們的評語是太像「教科書」了,即是說,不夠生活化。在加拿大生活了幾年後,看報紙、看電視、看體育節目、看漫畫,加上與女兒一起成長,才慢慢的懂得用他們的成語、笑話、和small talk。

「兩文三語」外,教會各部事工「一把抓」。我是到後來教會人數多了一點,才可以請到一個說英語的傳道,分擔青年工作。所以,在加拿大做牧師最大的挑戰,是要像個「萬能老倌」,不單能講道,也肯「跑龍套」。

那麼,在香港牧會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香港人都太忙了。基督徒為生活忙,信徒領袖為生活和事奉,更忙。

忙﹗茫﹗亡﹗

這是多年前我一篇佈道信息的題目。

Monday, October 29, 2007

公道在天



公道在天


羅錫為牧師



我為什麼相信上帝?因為人間有種種不公平的事,要有一位上帝,在永恆中,賞善罰惡,主持公道。偉大的哲學家康德也是那麼主張。


要等到末日來世才有審判,未免太遲吧。是的,有許多不公的事似乎在今世沒法「撥亂反正」。仗勢欺人的惡人,似乎仍招搖得意。我們會看得見「現眼報」嗎?如果我們不信天上有個主宰,我們根本不會對公道有任何期望。我們心裏的忿忿不平,亦只有向上帝申訴,並迫切的等候祂把我們從「困境」中釋放。昨天,在慕道班上,話題扯到「上帝的審判」。人間的種種冤屈和不平,到何時才可以得到昭雪?上帝會審判,我們都相信。但是,是等到死後,等到來生嗎?是否太遙遠呢?今天,我們迫切期待上帝彰顯祂的公義,而如果不能看見的話,人會懷疑,到那個時候就會擺平嗎?


設想你是約瑟,在波提乏家中,他做對了事,卻給老闆娘誣告,身陷「天牢」,有理說不清。誰會聽他的辯解?有誰可以幫助他?坐牢的滋味不好受,「冤案」比懲罰所帶來的痛苦更難咽下去。在那個處境中,約瑟是清白的,但他什麼也不能做,他也沒有做什麼,默默接受那加諸他身上的苦難。約瑟坐牢去了,上帝沒有救他脫離牢籠,卻與他同去。在監牢裏,上帝加給他恩典,把那個地方變成一個令他高升的台階。有一天,他從牢獄出去,升做埃及的宰相。


我們有時落難、或遭陷害,令我們難堪,受到極大的虧損,那個境況是別人不能明白的,連至會誤解我們。但是,屬於主的人心裏明白,人情冷暖,是非黑白,主會知道。有一天,在上帝的審判台前,一切隱情,都會顯露。不過,在今天,似乎是邪惡的權勢肆虐,行正途上的反而吃了虧,弱小孤苦的給人欺凌,應得的利益或機會給人奪去,清白的人被人誤會,幫助別人卻給他反過來咬了一口……你可以填上空白,把一切的不平、怨憤、烏氣都寫上去。都填上去後,想一想,你能作什麼?你可以爭取到底,或許能爭回一些。也可以交給上帝,讓祂替你作及時的辯護。


約伯相信,「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約伯記16:19)
日期:2007-10-29

奇異恩典與韋柏福爾斯


奇異恩典與韋柏福爾斯

羅錫為牧師

二百年前英國廢除販賣奴隸,沒有鬧出像美國的南北內戰,但是,有過一翻經過激烈的鬥爭。
這與一個人物和一首聖詩有關。

沒有聽過韋柏福爾斯這個名字的,可能聽過「奇異恩典」這首歌聖詩。「奇異恩典」不是韋柏福爾斯作的,作者是他的屬靈導師牛頓。那個牛頓不是科學家,給樹下掉下的一顆蘋果打在他頭上而發現「地心引力」那位。那位和韋柏福爾斯有關的牛頓是個牧師。他曾經做過販賣黑奴勾當,後來信了主。他是個悔改信主的奴隸販子。「奇異恩典」是他的自傳式的詩歌,是一個活生生的見證,所以是那麼感動人,並流傳到今天,並給了韋柏福爾斯在信仰和仕途上的靈感。我們可以把這首詩歌,說是個人得救,勝過罪惡權勢的詩歌。如果和韋柏福爾斯所作的事來看,應該可以稱為受奴役爭取翻身、得救的「背景音樂」。

其實,奇異恩典可以編上雄壯的伴奏。不知道這些事的人,應該趕快去看看「奇異恩典」這齣電影。
二百年前,全世界都以為蓄奴是「天公地道」的事。他們認為有些人天生是做奴隸的,又或者戰敗了,或種種當時認為合理的原因,人是可以當做貨物,或是牲畜賣買的。而奴隸的「貨源」,主要是非洲,那些被視為落後、野蠻的人種。他們會被強搶,擄劫,去到中東、歐洲,及殖民地去勞動。

當時,世界上沒有國家禁止販賣奴隸。英國是第一個禁止販賣奴隸的歐洲國家,但經過很多時間的「政治抗爭」在把法例定下來。那位叫做維廉韋伯福爾斯(William Wilberforce)的年青英國國會議員,就是那個力排眾議的人。由於他,200年前英國國會終於發表《廢除販賣奴隸書》,為英國這在人權歷史上其中最羞恥的行為劃上終止符。我們記得美國林肯總統的《解放奴隸宣言》(1862-1830),但很少人知道韋柏福爾斯。如果沒有韋柏福爾斯,就沒有林肯。

韋柏福爾斯是個基督徒社會改革家,他的主張來自聖經的真理。他鼓吹並推動社會改革的力量,來自信仰。今天,世界上仍存在使人受奴役的制度、這肯定與上帝造物的原意,和救贖的心腸是不符合的。這一個世代,仍需要有韋柏福爾斯的人,為上帝的國度興起,將上帝的奇異恩典,譜成一首又一首悠揚,壯烈的凱歌。

Saturday, October 27, 2007

宣教事業進入「戰時」狀態

宣教事業進入「戰時」狀態

羅錫為牧師

一群韓國基督徒在阿富汗蒙難的時候,我把厚厚的1981年版英文本《普世宣教面面觀》翻閱一遍,竟沒有一篇提及宣教士遇到威脅生命安全的處境。有一篇的題目是︰《預備︰付代價》。說宣教士要做好預備,卻沒有說到冒死傳福音的代價。難道二十一世紀的宣教士的生命比上兩個世紀的宣教士貴重一點?

《普世宣教面面觀》的主編之一Ralph Winter ,二十五年前寫了一篇文章,痛陳富裕的生活毒害了教會。他說,為要完成大使命,教會必須從「平時」(peacetime)狀態,投入「戰時」(wartime)被徵用「參戰」的狀態。他拿一條船作比喻,那是著名的英國的馬利皇后號,現在泊在美國加州。這艘豪華郵輪,已改裝為酒店。但是,它在第二次界大戰時,曾被英國海軍徵用做運兵船。改裝之後,原本載客三千,變成一萬五千人。

打仗不是「遊船河」,大家都要擠一點。

Ralph Winter 針對美國的「救自己文化」(save yourself)說的。他說,教也掉進同一的陷阱裏。什麼叫做「救自己文化」,就是主所說的︰「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和福音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可8:35)他挑戰教會,要教會為福音的緣故「喪掉生命」。「喪掉生命」只具刻苦、犧牲的精神意義嗎?主耶穌的原意是「殉道」。今天,上帝的兒女的,可否以宣教為志業,願意將「生命的代價」擺上嗎?

這就是所謂投入戰時狀態。

若我聲稱,今天宣教事業已進入「戰時」狀態,包括冒死精神,有人會以為我是個宗教狂熱份子。不過,我倒希望看到宣教學者寫一篇文章,討論教會應否差派宣教士到危險的地區去,像阿富汗。

教會應該進入戰時狀態,無論在前方或後方,或在宣教的補給線上。基督徒是否應該把生命過得簡樸一點,教會經費應省則省,把資源集中起來,支援宣教事業呢?

Thursday, October 25, 2007

方舟「传说」有訛




方舟「传说」有讹

罗锡为牧师

最近,又有发现方舟化石的报导,甚至有土耳其的考古学家出来说话。土耳其信伊斯兰教,不相信方舟在他们国境内。

先看一段在网上读到,剪贴下来的报道。分题是︰「关于挪亚方舟的记载」。下面是原文照搬。
「据基督教《圣经》及伊斯兰教圣典《可兰经》记载,大洪水后挪亚方舟停于土耳其东部的亚拉腊山。土耳其当地流传着方舟的传说及其停泊位置的秘密。近代有人造卫星图片、寻获木块等有关发现方舟的报导,令人相信方舟依然存在。当地人相信,亚拉腊山方舟遗骸在1840年地震之后,断裂为三段,分布于山上不同地点。」

这段报道犯了最基本的错,没有读过可兰经,或对回教徒对方舟的「传说」根本未考证过。若对可兰经故事有最肤浅常识,或问一问信伊斯兰教的人,洪水退了,努海(即挪亚)的方舟停在那里?他们都不会指向亚拉腊山。

据《国语可兰经》第十一章四十四节说︰「命令说︰地啊﹗把水吞下,云啊﹗散去;水于是销灭了,事己大定,舟遂泊于朱定。」《国语可兰经》译者注︰「朱定,山名在阿美尼亚南部与美索不达米亚分界。」朱定与亚拉腊相距二百里。

可兰经里的洪水故事,与创世记不同之处,除了方舟停泊的地方外,还有几处不同。可兰经说,洪水是山谷涌出来的,没有说下大雨。水势并不像创世记所说那么大。穆斯林不相信方舟搁在高山之上,因为他们相信洪水不是「全世界的洪水」,洪水也没有淹没天下的高山。第二个最主要的不同点,是挪亚只是采备禽畜供作食用,并没有把天下品种收集齐全。还有,可兰经说,努海的儿子不信,也遭淹死了,并非全家得救。

所以,可兰经的努海方舟洪水故事,比起创世记的记载,只是「小事」一宗。而创世记所说的阿拉腊山,与今日土耳其境内同名的山,是否同一座山?专家意见不一,创世记所说的「亚拉腊山」,应译作「亚拉腊群山」,是一个广阔的地区,不是一个山头的名称。

天水圍缺的是「天水」


天水圍缺的是「天水」

羅錫為牧師

天水圍,本應是個好名字。

天水,令人聯想起「滾滾活水天上來」,是片多麼肥沃、富饒的土地,卻變成了個危機四伏的「危城」。那些危機,是當初規劃發展這城市時,政府所未料及的,也是公屋居民給遷進去時,沒有作準備的。他們原本己經是沒有太多資源的人,要他們住在一個社區資源缺乏的地方,只能掙扎求存,談不上生活。

政府可能會喊冤枉大老爺了,那裏不是己經按人口比例,設了學校、社區服務,社工,也有不少志願團體在工作嗎?為麼還說不夠?我一位教會會友是那裏的學校社工,她可以告訴你,每天像在打仗。我認識一位青年,在那裏任教半年,不堪壓力,百病叢生,奉醫生勸告辭職。缺了什麼?可能是「天上來的活水」。

或許特區政府能「放水喉」(撥資源),暫緩天水圍的危急。但是,我覺得要解決那裏的根本問題,還需要「天水」來救。天水就是從上帝而來,藉教會傳揚福音,而建立的一個互相守望,彼此支持的「信心群體」。最近,一宗一家三口的慘案發生後,教會馬上舉辦公開的心理健康講座,並且請來基督徒藝人演出節目,免費入場,替居民打打氣,解解憂,都是及時雨。

政府當初並未想到,多留些社區設施的空間,給教會可以在那裏做多點事,其實是輸送了天上的活水,滋養他們的心靈,得到人生的意義和盼望,扶持他們的人生。

對人有耐性

對人有耐性 羅錫為牧師


耐性是天生的嗎?

我想不是。

因為上帝多次告訴我們,耐性是祂在聖靈裏給祂兒女的恩賜。保羅說,忍耐是聖靈的果子,與仁愛、喜樂、和平、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同放在「一籃子」(加拉太書5:23)。保羅實際上說,忍耐連同其他六種「脾性」是在一棵樹「結出來的果子」。這一籃子東西和「情慾」那一籃子的事(加拉太書5:19)是相對照。情慾的事有那些?姦淫、污穢、邪蕩、拜偶像、邪術、仇競、爭競、忌恨、惱怒、結黨、紛爭、異端,嫉妒、醉酒、荒宴等類……這些事是從我們天然的性情裏發生的。

沒錯,我曾遇過不少「天生」脾氣好的人,生性和善、老實、有耐心等等。我不否認人會有這些氣質,有些人的「修養」或「教養」會比別人好。修養是自己練出來的。教養是指upbringing,受到父母,或環境所薰陶。不過、上帝的兒女的忍耐,不是指天然的性情,而是他屬靈品格的一種表現。那是屬靈生命成熟的結果,也需要「操練」。

彼得說到那關乎「生命和虔敬的事」,是一種與「神的性情有分」的呼召與應許,而我們必須在靈程上進步,結出符合的果子。(彼後1:3-8)也都說結果子。若果沒有這些性情的表現,就是「閒懶不結果子」。彼得列出這靈程的進路,從信心開始,然後有信心、德行、知識、節制、忍耐、虔敬、和愛弟兄和愛眾人的心……把這段聖經和林前十三章放在一起讀,就明白原來愛就是凡事忍耐了。而愛,不但是對「事」的忍耐,因為最難忍的,其實是「人」,往住是人令到處境「難頂」(忍)。有一位姊妹說,她求主讓她學習忍耐,偏偏那一年,身邊來了幾個很難相與的同事。她問我,是上帝作弄她嗎?我對她說,這些人是上帝聽了妳的禱告,特別派來教你學習忍耐的老師。或者、忍耐不一定是遇到一些很難相處共事的人才派用場。有時,我們期望一個人會改變、成長、也是需要耐性十足的。因為人不能會給你說三言兩語就改變了,甚至好像永遠不會改變。

我從前對人是很不耐煩的,或者上帝要我當幾十年牧師,去學這功課。而神的話語一再提醒我們,事奉和在上帝子民的群體裏,要學的是有耐性。對人有耐性,我仍在學習中。

所以,對人的耐性也是鍛鍊出來的。

Wednesday, October 24, 2007

「忙」牧师写灵程日记


「忙」牧师写灵程日记


罗锡为牧师

我在第一城浸信会的网站,有一个地盘叫《今日灵舍》,每日一篇日记式的文章。它空白了十个多月,最近重开。

为什么停笔?家中没有了计算机是借口之一。「今日灵舍」这些小品文章,都是清早上起来,灵修时把些心得、体会写下来。没有计算机,就不方便记录。回到教会,忙着别的事,不好去写。从前,这些叫做「灵程日记」(Spiritual Journal)的东西,我是写在日记本子上。写在本子上有好处,本子随身带着,不受地点限制,灵感来了就写。在温哥华生活时,每早上,送孩子上学后,就在学校附近的一个美丽的湖边放狗、散步、默想。在湖畔的长椅上,狗蹲在我身边,写了几本我叫做《鹿湖边》的灵修札记。后来,有了计算机,敲键盘的速度比手写更快,更易储存,就改变了写作的方式。

这次《今日灵舍》中断,「冇脑」是直接原因外,「太忙」可能是真正的原因。事奉愈来愈忙,精力不够应付,把每天早上的灵修写作放下了,就拿不起来。马丁路德说,如果明天很忙,会起得更早,比平时多祷告一两个小时,才去忙其他的事。那绝对是个好提醒,不过,很多时候,我们这些上帝的小小仆人,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是软弱了。脑袋里充塞着各样「事务」,那里能写得出「灵修札记」来?

Thomas Green 在“Darkness in the Marketplace” 一书说,坐在主前的马利亚是「属天的」(heavenly),不过在厨房里忙着的马大,是「日常的」(usual)。他没说马大是对的,但那是现实生活。所以,神的仆人应该以「祷告和传道」为念,那是圣经说的,可是牧者也难免像「马大」一样,思虑烦扰,忙得连写灵修札记的时间也给事务「占」了。毕竟,写「灵修札记」不是牧者的「工作责任」。现在,我又写了。不是工作轻省了。工作只会继续加上去,「待闲一点才再写吧」,是骗自己的。当天开始每天在教会网站贴一篇的时光,也不见得轻松。Busy pastor spiritual journal, 有一位弟兄送我一台计算机,没有借口了,现在再写,看我可以坚持多久。

2007-10-12

Tuesday, October 23, 2007

苦难有解



苦難有解


羅錫為牧師


日期:2007-10-22

苦難來臨,有時好像海中忽然翻起的巨浪,將我們捲入海底。我們或許沒頂,世界也好像翻轉了。不單是苦難來勢令人措手不及,在我們未能作任何準備時,我們的生活,已從根基給動搖了。如果你遭遇的難處,尚未及此,未稱得上苦難。


苦難就是那麼橫蠻無道,有理說不清。因為痛苦本身根本不會和人說道理的。兩年前,我的弟婦,遭受疾病侵凌,入院兩個禮拜,住在加護病房,未及和她說一句話,就被主接去。她的父母,從日本趕到,但是我們什麼也不能作。她去世的那一夜,我在長洲,參加教會的教牧集思營。半夜,收到電話,知道她在彌留中。我連見她最後一面也來不及。這實在是件很荒謬的事,她那麼年輕,而且遺下兩個兒子,一個尚在襁褓中。我也曾迫切的,流著淚的為她代求,求主大能的手,救她脫離死亡……


她的安息禮拜,由我講道。我雖然主持過不少喪禮,也曾在很令人心酸和傷痛的安息禮拜講過道,但是那一篇勉辭,是最難寫的一篇。因為,我自己仍未受慰,怎去慰勉別人?兩年後的今天,我稍稍得了安慰,因為弟婦年老的父母,在今年復活節受浸歸主了。日本人信主,極為困難。他們兩老,自女兒去世,每主日都上教會。而且,每天大清早起來都參加教會的早禱會。他們藉主耶穌的十架的福音,撫慰了喪女之痛。


昨晚,請他們吃飯,他們帶來了日本教會的主日刊物,刊登了他們得救見證。我不懂日文,但看到他們受浸的照片,我想,我也得了安慰。我不能說,主收回了他們的女兒,我的弟婦,為了叫他們信主。回頭看這段傷心事,我仍無從解釋我的弟媳婦為何遭受那麼大的折磨,並遺下一對年幼的兒子。但是,我相信了,上帝有祂的「美意」。我看見這兩位日本姻親經歷了這場風浪,他們抓住了主。他們並沒有被苦難的巨浪吞噬,反之,他們憑著在基督裏得著的信心,不會向死亡的毒鈎束手就擒,他們和女兒一樣,已在基督裏證示了生命的盼望。


我所親歷的一場苦難,發展至今,明白原來苦難真的有解。如果能接受其中有上帝的作為,會受到安慰。不是沒有安慰,而是我們肯不肯受安慰。

Saturday, October 20, 2007

靈命「維生素」


靈命「維生素」

羅錫為牧師


有一位牧者,每年都會出版一、兩本靈修書,體栽是「每日一篇」的靈修小品。他每出版一本新書,都會請我替他寫個序或推介。我很樂意這麼做。

最近,我替他寫的「推介」,遭到出版社編輯的「修改」,因為我說,那按聖經書卷查考,每日一篇的文章,像「維生素」(維他命丸)一樣,有助初信主的及信徒成長,吸收聖經的養份,而且對神的話語有「開胃」的作用……出版社的編輯以為,把靈修書比作「維他命」會把聖經貶低了。如果把那些靈修書比喻作「維他命」,而「維他命」是成長和健康的要素,那麼神的話語的效力不及靈修書嗎?我們能只吃「維他命丸」而不吃飯便能健康地成長嗎?絕對不能。或者,有一天科學家能發明一些「維他命丸」,吃了它就可以代替吃飯,把維他命丸代替「食物」本身。那時,維他命丸變成「食物」,我那個隱喻就不合用了。

我說靈修書是「靈命維生素」,鼓勵信徒常吃「靈命維他命丸」,來補充靈命的營養。當然,我要再重申,以免有人誤解︰靈修不能只靠每日讀一篇小品。它只是「小品」,不是「補品」。小品的作用,是加強我們對神話語的消化能力,也補充因我們「偏食」,而補充一下養份。

我自己在靈程起步時,亦多得有人介紹一些古今靈修作品。《荒漠甘泉》、《黑門山路》(考門夫人)、《私禱日新》(John Bailey)、《每日天糧》(Our Daily Bread)、《靈修日程》(馬丁路德),我都用過。現在,我看畢德生、看章伯斯(Oswald Chambers)的《竭誠為主》、《門徒日思錄》等等,都給我在生命路途上有很多啟發和亮光。教會鼓勵弟兄姊妹訂閱《市井信徒》,也是這個原因。靈修讀物,絕不能代替自己讀聖經,但是,好的靈修讀物,特別是每日一篇的那一類,像維他命丸,每日吃它一兩顆。「他山之石」一定有幫助的。

寫於2007年10月17日

Thursday, October 18, 2007

天水圍不是個孤島


天水圍不是個孤島

羅錫為牧師
2007-10-16

天水圍這個社會很「不幸」,接二連三發生家庭慘案。今天,有一份報紙的頭版,報導天水圍一位學生參加國際數學考試,拿滿分,想為天水圍「充喜」一下。但是,兩天前「三母子同歸於盡」的慘劇,天水圍社區彌漫著的「悲情」就因為出了一個「狀元」,便能「沖淡」嗎?

我們看見,天水圍的社區,結構上出了問題。政府把新界北區那片土地,作城市規劃時,未汲取「屯門」的教訓,建造了一個「重災區」,並且將那些最缺乏資源的人遷進去,把他們困在裏面。交通網絡的基建不是太差,但出市區的交通費,不是一般居民能付得起的,因而做成一個「孤島現象」。如果天水圍的教會強一點,有力一點,或許可以給區內居民多一個支持的網絡,可是,那是個教會很難立足的地方。因為城市規劃,並沒有為教會的發展預留空間。我不是說,天水圍有多幾個教會,社區問題就可解決了。至少,福音的信息能給人信心和盼望。教會提供的社區網絡,可以讓居民互相守望。

其實,教會想在那裏做點事。我曾與天水圍的教牧同工談過,聽他們吐「苦水」。教會只能藉辦學或辦社區服務,才能取得植堂的根據地。那裏的住宅區(屋苑之類),教會是不能進去。進去了,又沒有可供長期使用的地方。在外面找地方,卻沒有可供教會聚會使用的商業樓宇。原因是當初規劃社區時,並沒有把「宗教活動設施」放在考慮之列。政府失策了,假如天水圍的教會多一點,強一點,教會能為社區做很多的事,為社會消除了不少問題。我們也要多為天水圍的教會禱告,那裏的教會和傳道人都很吃力,因為需要太大,問題太多。在別處植堂,可能十年內就能自立自養。但在天水圍,教會只能付出,付出,不斷付出。

那裏是「邪教」、青少年問題、新移民適應、就業機會、家庭糾紛的重災區,而社區的設施和支持網絡嚴重不足。那些問題是「城規」時早已做成的,很難一時解決。困難雖然大,資源也缺乏,但是教會不應放棄。天水圍和外邊不是個孤島,與香港的教會和居民是唇齒關係。我們要多為天水圍禱告,教會要聯手,向那裏的居民伸出愛心、關懷和幫助的手。

主耶穌不會忘記天水圍。

寫於2007年10月16日

Monday, September 03, 2007

與兒女馳騁網絡「部落」間

與兒女馳騁網絡「部落」間
羅錫為牧師

互聯網是……

今天互聯網已不算新鮮事物,不過比它早出世的一代人當中,有很多仍未踫過它,或者不瞭解它。有些人以為它是很先進、很複雜的科技,以致望而卻步。幾乎每個家庭不管經濟多拮据,都為了兒女的教育,設法買一台電腦,安裝寛頻上網。由於電腦放在孩子的房間,或只有孩子懂得用,於是造成了父母和兒女之間的隔膜。電腦屬於「私人空間」,有些父母對孩子們在網上做些甚麼都懵然不知。有一家的孩子在網上下載電影,直至警察登門逮捕,家長才知道孩子在網上幹了非法的事。也有父母收到賬單才知道孩子一個月內在網站下載了幾百首歌曲。還有那些在 ICQ 結交不良朋友的事,時有所聞。因此家長們要謹防孩子濫用互聯網,以致變成「網羅」。

電腦不是壞東西,不過要謹慎使用,不則會給誤用了,所以要防患未然。互聯網是電子傳媒,像其他傳媒或有用的東西一樣,使用它時,如不自制,或沒有人指導,很容易會沈迷其中,或陷入誤區。在電腦和互聯網普及之前,電視機曾造成父母管教孩子一大問題,皆因孩子看電視節目看上了瘾。但上網比看電視更容易成癮,如果父母關心孩子看的電視節目,就更應該瞭解那部電腦會把孩子帶進怎樣的世界。

一 新資訊的時代

這一波電子資訊科技革命,帶進一個新的時代,比上一波資訊革命的衝擊更大,令「資訊」的本身也改變了,徹底改變資訊的生產、複製、儲存和傳播知識的方法和速度。「機械複製技術」,如印刷術或攝錄機,複製的是「硬拷貝」,談的是若干年世界的知識總和就會倍增。但電子複製科技把資訊「數位化」,承載的是矽片和光纖,論的是分秒。線性的閱讀和思考方法,已被取代。時間和地域的阻隔不再存在。電腦盲的人可能不明白這些新鮮事物?不要震驚。「未來世界」己經從資訊公路上衝到你門前,進入你家中。新的一代,吸收和累積智識,不單比上一代更多更快,而且演變成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

二 虛擬世界

互聯網是個「虛擬實境」,或 vitual reality(VR) 。不要誤會, VT 就是人們在網上用假的身份或名宇來與人交往,或那些騙人的電郵。它是電腦模擬真實世界所製造出來的「實境」,包括網上遊戲、虛擬性愛 (cybersex) 、甚至虛擬教會等。投入其中,形成網上的群體,甚至能製造出如真實一般的官能反應和異次元經驗。以網絡遊戲為例,由於互動性和像真性強,立體化、參與的人好像能操縱許多現實生活不可能受操縱的處境或人或事,令參與的人受到操縱也不自知,或令心智未成熟的人分不出真實和虛擬。

三 互動世界

在網上,不單可以搜尋資料,用文字、語音和映像與人溝通,更可以發表言論。「博客」或「部落」 (Blog) 使不懂得使用硬件或數位語言的人也可以建立自己的私人網站,發表個人的意見和感受。別人可隨時進來交流意見,並各從其類建立網上部落。 ICQ 、討論區等的網上社群己很普遍,成為新一代的溝通方式,並由電話或書信的單對單溝通,擴展為群體的互動。即是說,孩子們結交的朋友網路,可來自五湖四海,無蹤跡亦可尋。他們受誰影響,是好是壞,父母更難以掌握。

網路馳騁守則


• 互聯網絕對不是我們的敵人,也不是不能駕馭的怪獸。父母何不嘗試把這頭怪獸馴服,為孩子所馭?以下是一些建議。父母要自己做點功課,甚至惡補了。


• 為了與孩子溝通,父母也要學習上網,那是愈來愈簡單的事,並不難學上手。可以讓孩子作嚮導,帶父母逛一逛網上世界,從而明白孩子的網上行為。


• 懂得上網的父母要以身作則,不要沈迷、瀏覽不良網站。而且為了彼此守望,電腦最好像電視機一樣,放在人人都可看到的地方,那麼,家中有誰掉進網上陷阱也容易被發現。


• 規定孩子上網時間,陪他們一起上網。教導他們選擇網站。網路比馬路更危險,我們教孩子過馬路要小心,上網更應如此。教孩子分辨、選擇好的網站。父母可以啟動軟件的「過濾器」,或安裝功能更強的。作用是和收費電線鎖碼,把一些不適合的頻道,如色情、成人題材、賭博的網站鎖住。但最重要的是把一些有教育意義的,適合孩子的教會網站介紹給他們,如在網上下載靈修、讀經和傳福音的資料。


• 父母可以和孩子們互發電郵,或和他們 QQ ,或一起建立一個屬於自己一家的 Blog 。為免閒人入侵,可選擇邀請相熟的朋友進來看。
願府上各位網路暢通,上線安全。

本文原刊於「天倫樂」

(作者為第一城浸信會主任牧師。曾任電子傳播機構總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