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t Shot

Bust Shot

Saturday, December 06, 2014

羅錫為牧師︰ 阿根廷需要更多屬靈資源



                   阿根廷需要更多屬靈資源
羅錫為牧師

     在阿根廷布宜耐斯艾利斯兩個禮拜,除了教神學之外,還到過兩間教會講主日崇拜。一堂在上午,一堂在下午。
     早上的禮拜,在一間歷史較長的教會。用比較傳統的禮拜儀式,用閩南話詩本。我站在講台上,覺得會眾有些嚴肅,我也拘謹起來。。
     下午四時,是另一個教會聚會,同樣是閩南人為主,但聚會用普通話。先來一段二十分鐘公禱時間,再來一個十五分鐘的個人見證,然後在敬拜隊領詩,大家都站著唱了二十多三十分鐘。到我講道時,人已經有點累了。脫下西裝上衣,拿著米高風,在禮台上走來走去講道,較為配合聚會的氣氛。
    會眾大都是開超市的,下午趕過來聚會,經過一小時多的禱告、敬拜、讚美,人比我累。但仍抖摟精神聽道,有些還打筆記。亦有幾位的眼皮重得垂下來。我一點也不介意,他們心靈願意,肉體卻軟弱了,是阿根廷生活的現實使然。
    八月,在澳洲四個省六個城市十多個教會講道,發現我們加拿大的華人教會太蒙福了。我們加拿大教會缺牧者,南美洲和澳洲比我們更缺。智利聖地牙哥根的教會根本沒有傳道人。阿根廷華人教會有些傳道人,讀過一些基本的神學課程就牧會了。幸好有一間拉丁美洲基督神學院可以一邊進修,一邊事奉。要辦好神學院,也希望有多些有心志信徒奉獻讀神學。
    讓我們懂得,為我們在加拿大能得到的豐富的屬靈資源感謝神。也關心那些缺乏資源的教會,為它們禱告。
    

Tuesday, December 02, 2014

羅錫為牧師 職場靈修



       職場靈修

羅錫為牧師

     身體沒有靈魂是死的。

      有些老闆喜歡用「活死人」替他們工作。這些不帶靈魂上班的人,接受了指令,就像機器般運作,使命必達。這些員工只需要最低限度的「維修」(maintenance)—發薪水、花紅和一些員工福利。

     期待員工帶靈魂上班的上司,和那些想公司也有「靈魂」,必須多要一些工夫,就是要替他們「靈修」。近年,當商業機構需要轉型,或重組架構時,都希望注入「靈魂」。這個趨勢叫做「新紀元運動」。
 
    有需要把「職場靈修」這個題目拿出來再談一談。今天,職場信徒對職場靈修,仍停留在一個很狹窄的,身體和靈魂二分的觀念裏。如果有一位基督徒,在坐地鐵上班途中,已開始讀聖經或收看網上的靈修節目,他已經是一個渴慕上帝聖言的基督徒。如果他抓緊午膳時間,留在辦公室或跑去附近的公園和休憩地方「做靈修」,「靈性」應詤是不錯的。

    這可以算是靈修,但不是我要說的「職場靈修」。職場靈修是把職場看為一個踐行信仰的場所。而且,對跟隨耶穌的人來說,工作間是一個試煉靈性的烘爐,在這裏,權力,利益和性格相遇,對踫和直接衝突,最要命的與個人的生存榮辱有關。那不是一個操練靈性,讓靈命成長的地方嗎?

    司蒂芬斯(Paul Stevens)那本「職場靈修書」— 《帶你的靈魂上班︰克勝工作間裏的九罪宗》(Taking Your Soul To Work: Overcoming the Nine Deadly Sins of the Workplace),把工作間變成操練靈性的健身室。他教在職場的門徒,針對辦公室的「九罪宗」,即傳統的「七罪宗」外加上兩宗,與聖靈九果對應。職場靈修,不需要打開聖經。心中有「聖靈寶劍」就可以練武功,藉每日的工作,與上司,同事和下屬的相處,學習對付自已的罪,勝過辦公室裏的各種試探引誘。喜樂對傲慢、良善對貪婪,慈愛對色欲,節制對貪食,溫柔對暴怒,以信實對懶惰、恩慈對妒忌,忍耐對不安,和平對苦悶。不安和苦悶是司蒂芬斯加上去的。

   這是天天的學習,朝九晚五的訓練,沒有地方可以躲閃,馬上要面對。工作間的環境,像同事之間的合作和角力,工作的成績和利益的分配等等。職場確是會製造不同的問題,但最大的考驗是來自內心的,職場的環境把人的盲點和陰暗面暴露出來。有沒有把「靈魂」帶去上班的人,會有不同的反應。沒帶靈魂的人,或以假面具去周旋,或以做作的我去逞強,後果是縱容的九罪宗,教自已和別人都痛苦。只帶聖經,沒帶靈魂的,就是那些所謂「失見證」的基督徒。

    有靈魂的人,他不會放過每一個磨練自已的機會,省察自已,依靠聖靈的引導,和上帝的恩典,克服自已靈性的軟弱和品格上的弱點,在基督裏不住長進。

   職場正是主耶穌呼召我們進入,並在那裏修煉靈修的洪爐。

Saturday, November 29, 2014

羅錫為牧師︰僕人領導



在阿根庭寫給活道浸信會的「牧者心語」

僕人領導

羅錫為牧師

「耶穌坐下,叫十二個使徒來,說︰『若有人願意為首,他要作眾人之後,作眾人的用人。』」。(馬可福音9:36)

    在阿根庭布斯耐斯艾利斯拉丁美洲基督神學院兩個禮拜密集課程完成了。
    真的很「密集」,上午九時半至一時,晚上九時至十一時。每天站著講課五個小時,很累。

     晚上教「辦別異端與邪教」,是我的專長,沒難度。早上講授「基督教領導學」對我一個挑戰,這個題目第一次在神學院教,我趁這個機會,把我三十多年來在教會和機構事奉的心得書整理一下。看過的管理學的書很多,參加過教會領袖會議也不少,從自已的經驗,或是做得到的,或做不好的,用一些管理學的理論總結一下,與神學生分享,蠻有意義。

   其實,在我的班上有幾位是傳道人,邊做邊學,領導學不是紙上談兵,而是每天要遇到的事情。

  我告訴同學們,我們要跟耶穌學當領袖。耶穌是位怎麼樣的領袖呢?祂是個「僕人領袖」。有一位管理學的名家格連列夫(Greenleaf)1977年寫了一本叫「僕人領導學」的書,這一是一本「屬靈書籍」,而是管理學名著。他是以耶穌為楷模,把領導學的理念倒轉過來。領袖不是在最高,在權力和架構的金字塔尖頂。耶穌的領導學,是把金字塔倒過來,領袖在下,非以役人乃役於人。

    去年活道浸信會弟兄姊妹
聽過我在受苦節講過的腓立比書第二章五至十一節,耶穌和祂的十字架是在那深谷之底,祂自願「降卑」到那裏去,尋找我們,認同我們,拯救我們,提拔我們,就會明白那個「僕人領袖」的觀念。

寄自阿根庭
  

Friday, November 14, 2014

羅錫為牧師︰牧師忙在那裏?



               牧師忙在那裏?

羅錫為牧師

   回來加拿大的最大得著,是講道的機會多了。在活道浸信會當顧問牧師,平均每月講道兩次,每個禮拜四帶查經會,和可以教主日學。請勿誤會,不是抱怨,而是感恩和享受這個任務。預備講道和查經是自已先有領受,得著的比付出的更多。

    主耶穌對彼得說︰「你餵養我的羊。」餵養是給每一位牧者的託付。講道和教導在教會事工中屬於「餵養」的一環。這是當牧者首要受的任務,神的僕人要以神的話語去造就信徒,建立教會。其他的事工,例如探訪、團契只是「配套」。

   對比從前,在香港當一家千多人教會的主任牧師,真的忙得要命。當時有一位熱心的姊妹也發覺了這個情況,給我一個獻議,說︰「牧師,你太忙了。為什麼不多請一兩位傳道人。主日崇拜多請些客座講員?可減輕你的工作啊。」

   有這樣一位體諒牧師的姊妹,做牧師的無憾了。不過,像一般會友一樣,不明白牧師忙在那裏。我試圖向姊妹解釋,教會已經有十多位傳道人和七、八位幹事。多請一位同工,不但不能減輕牧師的擔子,反而增加了牧師的責任。人事管理,督導同工和指導同工去講道,比自已每個禮拜站講台更費神。

   講道不應詤是牧師的擔子,而是蒙召時欣然領受的託付。其他的行政、事務和會議才是牧者的擔子。起初,當香港那間大教會牧師時,每月講道兩次。後來教牧同工增加了,自動減為一次。不是因為事忙而應付不了。事務真的愈來愈多了,但是減少講道的原因,是要讓出機會,給其他十多位傳道人也有站講台的機會。

    人多講道,對教會其實沒太多好處,尤其是要貫徹教會的牧養路線。雖然事前各同工一起講解過教會的主題和經文重點,但是各位同工各有領受,經文的演譯,常常有涵接不上的問題,主題的發展,也不能一氣呵成。

    所以,在活道浸信會每月講道至少兩次,兼可帶查經班和教主日學,不覺沈重,這是我愛的事奉,而且信息源源而來。這些工作,忙不壞牧師的。教牧師消耗精力,是那些會議,事務和人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