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t Shot

Bust Shot

Saturday, November 29, 2014

羅錫為牧師︰僕人領導



在阿根庭寫給活道浸信會的「牧者心語」

僕人領導

羅錫為牧師

「耶穌坐下,叫十二個使徒來,說︰『若有人願意為首,他要作眾人之後,作眾人的用人。』」。(馬可福音9:36)

    在阿根庭布斯耐斯艾利斯拉丁美洲基督神學院兩個禮拜密集課程完成了。
    真的很「密集」,上午九時半至一時,晚上九時至十一時。每天站著講課五個小時,很累。

     晚上教「辦別異端與邪教」,是我的專長,沒難度。早上講授「基督教領導學」對我一個挑戰,這個題目第一次在神學院教,我趁這個機會,把我三十多年來在教會和機構事奉的心得書整理一下。看過的管理學的書很多,參加過教會領袖會議也不少,從自已的經驗,或是做得到的,或做不好的,用一些管理學的理論總結一下,與神學生分享,蠻有意義。

   其實,在我的班上有幾位是傳道人,邊做邊學,領導學不是紙上談兵,而是每天要遇到的事情。

  我告訴同學們,我們要跟耶穌學當領袖。耶穌是位怎麼樣的領袖呢?祂是個「僕人領袖」。有一位管理學的名家格連列夫(Greenleaf)1977年寫了一本叫「僕人領導學」的書,這一是一本「屬靈書籍」,而是管理學名著。他是以耶穌為楷模,把領導學的理念倒轉過來。領袖不是在最高,在權力和架構的金字塔尖頂。耶穌的領導學,是把金字塔倒過來,領袖在下,非以役人乃役於人。

    去年活道浸信會弟兄姊妹
聽過我在受苦節講過的腓立比書第二章五至十一節,耶穌和祂的十字架是在那深谷之底,祂自願「降卑」到那裏去,尋找我們,認同我們,拯救我們,提拔我們,就會明白那個「僕人領袖」的觀念。

寄自阿根庭
  

Friday, November 14, 2014

羅錫為牧師︰牧師忙在那裏?



               牧師忙在那裏?

羅錫為牧師

   回來加拿大的最大得著,是講道的機會多了。在活道浸信會當顧問牧師,平均每月講道兩次,每個禮拜四帶查經會,和可以教主日學。請勿誤會,不是抱怨,而是感恩和享受這個任務。預備講道和查經是自已先有領受,得著的比付出的更多。

    主耶穌對彼得說︰「你餵養我的羊。」餵養是給每一位牧者的託付。講道和教導在教會事工中屬於「餵養」的一環。這是當牧者首要受的任務,神的僕人要以神的話語去造就信徒,建立教會。其他的事工,例如探訪、團契只是「配套」。

   對比從前,在香港當一家千多人教會的主任牧師,真的忙得要命。當時有一位熱心的姊妹也發覺了這個情況,給我一個獻議,說︰「牧師,你太忙了。為什麼不多請一兩位傳道人。主日崇拜多請些客座講員?可減輕你的工作啊。」

   有這樣一位體諒牧師的姊妹,做牧師的無憾了。不過,像一般會友一樣,不明白牧師忙在那裏。我試圖向姊妹解釋,教會已經有十多位傳道人和七、八位幹事。多請一位同工,不但不能減輕牧師的擔子,反而增加了牧師的責任。人事管理,督導同工和指導同工去講道,比自已每個禮拜站講台更費神。

   講道不應詤是牧師的擔子,而是蒙召時欣然領受的託付。其他的行政、事務和會議才是牧者的擔子。起初,當香港那間大教會牧師時,每月講道兩次。後來教牧同工增加了,自動減為一次。不是因為事忙而應付不了。事務真的愈來愈多了,但是減少講道的原因,是要讓出機會,給其他十多位傳道人也有站講台的機會。

    人多講道,對教會其實沒太多好處,尤其是要貫徹教會的牧養路線。雖然事前各同工一起講解過教會的主題和經文重點,但是各位同工各有領受,經文的演譯,常常有涵接不上的問題,主題的發展,也不能一氣呵成。

    所以,在活道浸信會每月講道至少兩次,兼可帶查經班和教主日學,不覺沈重,這是我愛的事奉,而且信息源源而來。這些工作,忙不壞牧師的。教牧師消耗精力,是那些會議,事務和人事問題。

Tuesday, November 11, 2014

羅錫為牧師 ︰ 為耶穌謀財利?



為耶穌謀財利?

羅錫為牧師

   教會對財經界人士,包括素有偏見。看一看會友的職業,就明白了。香港教會中產階級化,最多基督徒做的行業,是教師、社工、護士、公務員…這些「工種」都是服務社會人群的。而財經界人士,都為謀財利,對靈性無益,基督徒多不願為。

   香港人很多都會記得匯豐銀行有一位大班,叫葛霖(Stephen Green),他是國際財經界咤叱風雲人物。很少人知道,葛霖是個虔誠的基督徒,而且被英國聖公會封立為非受薪牧師。當然,他可以說是個少數的,出污泥而不染的銀行大班。但是,他曾在香港,以致全世界的財經金融界發揮了正面的作用。   
     葛霖說︰「許多人直覺認為金融市場不過是一個睹場,有些玩家更以老千方法作弊,企圖把莊家的錢全部贏過來,使其他人傾家蕩產。」我年輕時,也曾聽過一位很有名望的牧師講道時說,買股票像睹錢,所以信主的人不應該買股票。

     不容否認,財經界存在一些貪婪的「大鱷」,既要有「財技」,兼挾雄厚資金,他們對全球的經濟體系瞭如指掌,深明其中漏洞和弱點,有能力造市,趁機取利,把市場搞混亂。但是,葛霖相信,金融市場也是人類建制的一部份,像政府和家庭一樣,用得其所,可以為上帝的國度服務。基督門徒是在世上被呼召的一群,上帝給了他們一個應許和願景,就是這個世界將要被基督的門徒所改變,靠的是上帝的主權,和上帝創造和救贖人類的愛,而且轉變已經開始了,就是當那一群蒙召和被差遣的門徒,進入世界之中,發出光鹽作用的當兒。
     葛霖說,在金融市場的基督門徒,是被基督呼召去「冒險」。所謂冒險,不是投機取巧,而是「如羊進入狼群」,冒著屬靈的危險和金錢、權力的試探,而是致力於人類社會的發展,包括解決貧窮的問題。
   
    另一方面,也是承擔責任。基督徒要辨認上帝的召命,在金融市場堅持下去,有很多晉升機會,會有比起別的職業,有更優厚的物質回報。而且他的一個決策,對社會會有極大的影響力。葛霖說,所以,財經界的基督徒還要有一個清楚的受託觀念。這是一個極大的託負—「多給誰的,向誰多要」。  
   
    從事金融界的基督門徒,內心有很多掙扎,每天遇到不少試探和考驗。倘若跌倒弓,可能不獲同情。或有人以為這是一種「厭惡性行業」,不過,幹這一行的,和其他正當行業的基督門徒不兩樣,都是蒙召去做的。守著「金魚缸」的,或在電腦不住整理市場走勢數據的人,不一定是事奉瑪門。他們也是事奉上帝的人。

Saturday, November 08, 2014

羅錫為牧師 ︰ 讀經樂



讀經樂

羅錫為牧師

有些人沒法明白讀聖經何樂之有。都是密麻麻的蠅頭小字,厚厚一本書不知從何入手,看不夠兩行就悶得打瞌睡了。為什麼?因為不得其法,沒有屬靈胃口和讀它不通。例如,揭開聖經就讀《利未記》實悶死。

第一,讀經要有方法。

讀經要有方法,有工具,幫助「打開」聖經。例如開罐頭要罐頭刀,拔酒瓶木塞要用瓶塞鑽。不懂讀經的方法,把聖經大口,小口的哽了,不能消化。那裡去拿些讀經的工具呢?讀主日學可以學習一些方法,釋經書和輔助讀經的材料可以給些工具。我在禮拜四查經班教了用「螺旋形曲折結構」拆解《啓示錄》,用「交叉式三文治結構」去把《箴言》看似凌散而重覆的句子「打捆」,找出每一束的主題和重點。「交叉結構」也可適用於其他經卷。

第二,讀經要有胃口。

渴慕神的話,明白聖經是神向我們說話,聖經才變得有趣味,我們讀經的胃口大增。我曾以「做人說明書」比喻聖經,是說明聖經對我們人生的重要性但聖經絕對不像那些機器説明書,電器說明書那般枯燥和不可讀。它是天父給祂兒女的叮嚀提醒,肺腑之言,非看不可,而且愈讀愈有味道。我當了活道浸信會的顧問牧師後,每個禮拜四帶查經,是我最享受的工作。

第三,讀經要讀得「通透」。

讀經不宜「斬件」,要全本聖經讀。初信主的人可以讀些《荒漠甘泉》一類的,每日一篇,每篇一節金句的靈修小品。但不能代替一卷一卷聖經的讀,把聖經讀完一遍。但也不宜急進,不一定要一年讀一遍聖經。我曾用過《一載聖經》,不過我習慣用三至五年讀一遍。讀懂聖經,要下些工夫。讀了一通,會喜樂無窮。把讀完一次聖經作為人生目標,如何?

Thursday, November 06, 2014

權力的警號—西雅圖超大型教會牧師 Mark Driscoll 辭職

權力的警號—
西雅圖超大型教會牧師辭職

羅錫為牧師

     亞略巴古教會的創會牧師馬可德斯寇(Mark Driscoll)終於向教會辭職,是一個「好消息」。很少很少超級大教會的創會牧師,如趙鏞基,犯了錯事而願意辭職的。

      亞略巴古教會是美國一間超大型教會,以西雅圖為發源地,現在一萬四千多人,十五個分堂,分佈美國各地。以超大型教會的規模來說,這間教會不算太大。香港的基督徒比較認識美國的馬鞍峰、柳溪教會,和湖木教會,和它們的牧師華里克、海波斯及Joel Osteen。Osteen 的湖木教會,購買並擴建了曉士頓火箭隊用過的禮育館,是美國超級大教會中的大教會。美國的大教會雖云大,都不及韓國和阿根廷的(如趙鏞基、安卡羅的教會)有幾十萬人以上會友。

    超大型教會牧者去職,是一件大新聞。馬可德斯寇被他的同工迫下台的。如果他不是給人揭發,他寫的幾本書是抄襲的別人的,證據確鑿,並花費20萬美元,請廣告公司把他的著作炒上《紐約時報》暢書榜首,他的同工不容易才迫他暫時停職,接受調查。最後,馬克德斯寇辭職。

    馬克德斯寇和許多超大型教會牧師冒起的途徑,是借助電子傳媒的威力。Joel Osteen 繼承父業當牧師之前,是搞電視廣播的。馬克德斯寇起家時的拍檔之一,是電台節目主持人Lief Moi。他的講道每個禮拜有二十萬人在網上收聽。他講道的對象是X世代。他講道的風格和內容是針對「後現代」的青年人。他穿著牛仔褲波鞋(運動鞋)講道,在台上走來走去,用近乎粗鄙,和謾罵語氣,甚至提出一些露骨的性話題,和大男人主義立場。無論他的立論是否政治正確,他的神學是正統加爾文派。

    他的問題在那裏?

    他以極端的操控性手段,大權在濫,排除異已,連與他一起打天下的Lief Moi 也不能容。對他說半個「不」字的長老,馬上給革除。他變成了一個拔扈,囂張的「魅力」領袖。

    領袖三戒—財、色、權。貪污舞弊,罪無可恕。獨栽、弄權、專斷,耍手段,往往被人視為領導能力的表現。馬可德斯寇是個超級為教會賣命的牧師,每天只睡三小時,對教會的委身無人能及。但是權力的過份集中,給一個人操控,暗裏的殺傷力更大。

     有些有影響力的牧者,在同工甚至會眾壓力之下,不肯下台。一是自以為沒錯,都是別人的錯。二是教會仍有許多支持我,教會已經給(別人)搞得夠糟了,沒有我不行。馬可德斯寇辭職來得遲了些,但是正確決定。

    沒有魅力領袖的亞略巴古教會將會如何?馬可德斯寇的同工都已經計算過了。

    引以為華人教會一面鏡子。華人教會最尊重「屬靈人」和那些能一把抓的當家領袖。當某一位教者也好,信徒領袖(執事,長老,堂議會主席等)也好,處處顯出他比別人投身,比別人有見地,比別人更屬靈,比別人更為教會著想,就會出現「超級屬靈人」或集大權於一身的領袖。

   當權力傾斜於某一方或某一人,或領袖的自我愈來愈澎漲時,警號已鳴。